頂點小說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905章 我們回家吧(4600字新年快樂)

第905章 我們回家吧(4600字新年快樂)

  天空中的血雨已經停了,被黑發包裹的世界里,那一滴晶瑩剔透的淚滴顯得很特別。

  張雅從頭到尾沒有說一句話,相比較交流,她跟喜歡用行動去證明。

  漫天黑發開始收縮,那滴淚無處可逃,最后被張雅抓在了掌心。

  淚滴里傳出哀嚎和慘叫,除了病號服自己的聲音外,還有其他人的聲音,那些似乎是他的家人,這滴淚里包含了很多東西。

  聽著淚滴里的聲音,張雅蒼白的手指慢慢握緊,她似乎是想要將那滴淚擰碎。

  在她做出這個動作的時候,血色城市里的哭聲變得更加清晰,有什么東西正在飛速靠近。

  “不要殺他!他是那個人的淚水,是記憶中的一面,是人性的一部分?!比^惡鬼嘴里發出常雯雨的聲音,但是張雅絲毫不在意,當五根手指再松開的時候,那滴淚已經消失不見,而她的黑紅色裙擺之上則多出了一個淚滴的圖案。

  黑發不斷收攏,張雅處理掉了病號服后,盯著腳下的門。

  她將手伸向門上的三頭惡鬼,在觸碰到對方時,她蒼白的手臂仿佛被烈火灼燒,又像是正在飛速枯萎的鮮花。

  疼痛這種感覺張雅早已習慣,她完全不在意那些,意志堅定的讓人害怕。

  很快門上的裂痕出現在了張雅的手臂上,她黑紅色外衣上的所有鬼怪全部咆哮起來,一道道黑紅色血絲順著張雅的手臂爬上通靈鬼校的門。

  那扇門似乎知道張雅在幫她,全力配合,鬼校里只剩下常雯雨不甘的吼叫。

  “這扇門能夠自己移動,它擁有自己思維,能夠誘騙迷路的活人,已經打破了界限!你幫它,自己也會被牽連!”

  不管常雯雨說什么,張雅都無動于衷,自從經歷了死亡之后,她便再也不去在意別人說的話了。

  在張雅和門的合力之下,三頭惡鬼圖案逐漸失去了活力,那枚猩紅的獨眼被張雅摘下!

  圖案并未消失,張雅似乎也沒有徹底清除惡鬼圖案的能力,只是讓其暫時沉睡。

  通靈鬼校的門不再分裂,開始自己慢慢愈合,張雅收下了常溫雨的獨眼,久久佇立在門前。

  她的氣息忽強忽弱,維持著無數黑發對她來說也頗為吃力,鬼校四周由黑發組成的海洋正在一點點縮小,慢慢的只護住了教學樓附近的區域。

  黑發將通靈鬼校和血色城市隔絕,鬼校里的學生只能聽見外面傳來瘆人的哭聲,但是卻看不見外面到底有什么。

  歷經劫難,那扇門終于老實了許多,它停在張雅面前,似乎是在等待張雅去推開它。

  從畫家之前的話里能聽出來,張雅此次算是強行蘇醒,她身上有傷,處于一種很特殊的狀態。

  擁有了紅衣之上的實力,但是無法完全控制。

  如果她可以推開通靈鬼校的門,成為通靈鬼校新的推門人,那在鬼校意志的幫助下,她不僅能夠穩定自身的狀態,甚至還能更進一步。

  要知道,推門人在自己推開的門后場景中,能夠發揮出成倍的實力。

  盯著那扇滿是裂痕的門,張雅的手按在門上,可是她卻沒有繼續用力。

  目光從門上移動,張雅望向鬼校內部,似乎在尋找某一道身影。

  成為推門人固然能獲得鬼校意志的幫助,擁有強大的實力,但也會失去一些東西。

  推門人不能長時間離開自己門后的場景,需要承受門后的罪孽。

  蒼白纖細的手指慢慢收回,鬼校外圍的哭聲已經臨近,包裹鬼校的黑發縫隙當中滲出鮮紅的血,張雅最終沒有推開通靈鬼校的門,而是用黑發將這扇門包裹,走向鬼校外面。

  “張雅!”

  操場上的陳歌收起黑色手機,他還沒來得及去看上面的信息,就發現張雅朝著鬼校外面走去。

  黑發散開,露出了張雅那張愈發美麗的臉,她看著陳歌,臉上掛著一個清淺的微笑,然后穿過黑發包裹的鬼校,走向那座血紅色的城市。

  “她想要獨自面對那個從血色城市里跑出來的怪物?”

  隔著漫天的黑發,陳歌不知道鬼校外面發生了什么,張雅雖然是跟隨自己時間最長的紅衣,但相處的越久,他發現對方身上的秘密越多。

  將常雯雨的校服放在原處,陳歌沒有選擇跟隨其他學生一起回到教學樓內,而是站在操場上等待。

  周圍沒有外人,陳歌滑動黑色手機的屏幕,剛才張雅摘走常雯雨的獨眼后,黑色手機又震動了一下,提示收到了新的信息。

  點開最新那條信息,出現的內容讓陳歌有些驚訝。

  “幸運的厲鬼眷顧者!恭喜你解鎖新的員工專屬頁面!”

  又解鎖新的員工專屬頁面了?

  陳歌有些疑惑,他現在擁有的全部員工里,只有張雅擁有專屬頁面:“是許音和無頭女鬼突破了某個限制嗎?”

  翻動手機,當陳歌看到新出現的專屬頁面時,他感到非常驚訝。

  張雅的專屬頁面是血紅色的,而這個新出現的專屬頁面背景則是灰色的,上面還爬滿了無數深黑色的發絲。

  在發絲正中間有一個張揚癲狂的女孩,她無視一切規則,滿身是傷,獨眼之中藏著一種接近病態的渴望。

  “獨眼?常雯雨?她為什么會在黑色手機有自己的專屬頁面?還是灰色的?”

  觸摸常雯雨的專屬頁面,手機上只顯示一行字——殘魂,仍舊存在。

  “難道說是因為常雯雨私自接觸了黑色手機?這就是黑色手機的報復?所有接觸過黑色手機的厲鬼,要不成為自己人,要不就讓其魂飛魄散?”陳歌按照順序又點開了黑色手機上的其他信息。

  在他進入通靈鬼校后,黑色手機上的四星試煉任務通靈鬼校就被觸發。

  對比時間線,他每次遇到危險時,黑色手機上其實都有提示,只可惜手機被常雯雨掉包,他沒有看到那些。

  一直往下翻,陳歌仍未找到任務完成的提示,他有些煩躁,不時朝鬼校外面看去。

  短短幾分鐘的時間,包裹著鬼校的黑發便像是退潮一樣,慢慢隱去。

  隨著黑發一起消失的,還有鬼校外面那凄慘的哭聲。

  血霧再次飄入通靈鬼校,大霧之中隱約能看到一個女人的身影。

  黑紅色的裙擺拖在地上,惡鬼纏身,她周身環繞著哀嚎和慘叫。

  “張雅!”

  陳歌心里的煩躁瞬間消失,他跑向大霧中的女人,但是在相距幾米遠的時候,一縷黑發將他攔了下來。

  似乎是因為某些原因,張雅沒有讓陳歌靠近。

  “你還好吧?我們現在就回家?!?br/>
  聽到陳歌的聲音,張雅嘴唇微動,似乎是想要對陳歌說什么,但終究沒有說出口。

  她的氣息已經衰弱了很多,背后的黑發慢慢散開,露出了被隱藏起來的門。

  張雅看向許音,似乎是想要許音來推開那扇門,但是許音搖了搖頭。

  沒人知道張雅和通靈鬼校的門在剛才遭遇了什么,陳歌只知道張雅和那扇門現在都非常虛弱。

  除了許音,張雅不放心鬼校的任何一個人。

  她松開了門,那扇門快要破碎,在張雅放開它的剎那,就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教學樓頂層廁所的某個隔間傳來一聲響動,所有人都朝那里看去。

  淺紅色的血絲以教學樓頂層廁所的最后一個隔間為中心,開始朝整棟教學樓蔓延。

  魂飛魄散的厲鬼和無數半死不活的怪物慢慢消失,那些血絲扎根進它們的身體,以它們為原料開始修復鬼校。

  “這扇門依舊沒有推門人,不過現在也算是最好的結果了?!标惛枋栈啬抗?,扭頭準備看向張雅,忽然發現張雅就在自己身前,那一刻的她褪去了紅衣,就像是一個很普通的女孩。

  目光交匯,張雅穿過了陳歌的身體,消失在了他的影子里。

  “剛才……是幻覺吧?!?br/>
  在張雅穿過的時候,他身上陰寒的感覺少了很多,似乎種種不適已經被張雅帶走。

  怔怔的看著自己的影子,陳歌慢慢蹲下身體,他伸手摸了摸自己影子的臉,像個瘋子一樣。

  沒有人打擾陳歌,過了許久他才站起身。

  “走吧,我們在這里耽誤了太長時間,該回家了?!?br/>
  帶領所有員工一起回到教學樓內,陳歌按照之前的計劃,讓老校長留了下來。

  鬼校的學生并不知道張雅和門的具體情況,他們現在都以為張雅就是通靈鬼校的主人,而老校長就是張雅挑選的管理者。

  “以后你們會發自內心去尊重這位新校長的?!标惛鑼闲iL有信心,確定了新的管理者后,他開始統計鬼校學生。

  鬼校意志損耗并不嚴重,主要原因是畫家獨自承受到了大部分攻擊。

  “所有愿意離開鬼校的執念,可以和我一起走,不愿意離開的,就繼續在這里生活,以后這里就是你們的家?!?br/>
  惡臭選擇跟隨陳歌離開,朱龍、張炬、櫻紅和韓松則都選擇留下,對他們來說,門后世界才是他們應該呆的地方。

  有這幾位紅衣幫助,老校長的工作也能更加順利的進行。

  大部分高年級學生都沒有離開,他們已經習慣了鬼校。

  選擇離開的全都是執念和殘魂,他們有的身體還躺在醫院里,陷入了永久的昏迷。

  這些執念在鬼校經歷了種種磨難后,反而是打開了心里的結,不再絕望,想要重新面對那糟糕、可怕、無法逃避,但是卻藏著光的現實。

  離開的學生執念非常多,通靈鬼校的門可以自由移動,它誘引的執念范圍非常廣,遠遠不止含江一座城。

  “大家離開后,如果還是無法適應,或者說無處可去,可以去含江西郊新世紀樂園找我,我的鬼屋就是你們的另一個家?!?br/>
  含江西郊新世紀樂園這幾個字深深印在了所有執念的腦海里,陳歌倒不是想要免費的幫手,他確實是在為那些孩子考慮。

  通靈鬼校想要恢復要很長一段時間,陳歌不可能一直呆在這里,他抱著從張雅宿舍里取出的禮物盒,拖拽著昏迷不醒的常孤,讓惡臭拿著藏有不笑的鏡子和上任校長變成的布偶。

  不笑跟被詛咒的醫院有關,陳歌想要獲得那所醫院的信息必須要將其帶走;通靈鬼校上任校長則是因為知道了太多關于張雅的秘密,陳歌準備找個機會,把它還給張雅。

  處理完了所有事情之后,他就喚回所有鬼屋員工,和那些準備離開的執念一起來到教學樓頂層。

  不管曾經有過怎樣的絕望,這些孩子選擇了離開,陳歌尊重他們的選擇。

  “在門后呆的久了,會被這血紅色的世界同化,它會將人引入更加漆黑的深淵當中,你們很幸運遇到了我,現在噩夢結束了?!标惛枳哌M教學樓頂層的衛生間,這里是血絲的源頭,他停在最后一個隔間前面。

  那扇隔間的門上滿是裂痕和蠕動的血絲,看著有些嚇人。

  “你是我見過最特別的門,張雅既然放你離開,說明她有自己的想法,我不會去干預,希望你好自為之?!标惛铔]有得到門的回應,他抬起胳膊,握住了門把手,在他用力推門的時候,心里和這扇門出現了一絲很微妙的聯系。

  恍惚之間,陳歌仿佛看見自己腦海里佇立著三扇門。

  眨了眨眼,一切恢復正常,陳歌沒有感到任何不適,他繼續用力。

  血絲向兩邊滑動,通靈鬼校的門緩緩打開。

  無數的聲音在陳歌身后響起,執念化為了風,洶涌而出。

  安靜的站在門口,確定沒有遺漏任何東西之后,陳歌抓住了老校長的手臂:“校長,我走以后,通靈鬼校就交給你了。鬼校意志是由這里每一個學生的意志組成,等你獲得他們所有人認同時,自然就會成為真正的推門人。從某方面來說,這扇門非常的公平?!?br/>
  “我不敢跟你保證什么,只能盡全力去做?!?br/>
  “那就足夠了?!标惛杩聪蛟S音,對方心領神會,留給了老校長一滴心頭血:“如果想要聯系我,吞掉這滴血,我就會知道。另外,校長,我還有一件事想要求你幫忙?!?br/>
  “什么事?”

  “你如果獲得了什么和我父母有關的信息,一定要告訴我?!标惛杩粗巴饽瞧t色的城市:“我有預感,自己距離他們很近了?!?br/>
  交代完了所有事情之后,陳歌抱著禮物盒,背著自己的背包,另一只手拖著常孤走出那扇流血的門。

  ……

  “啪!”

  耳邊傳來一聲脆響,陳歌緩緩睜開雙眼。

  地面滿是鏡子碎片,眼前是醫院白色的床單。

  他緩緩坐起,發現常孤躺在地上,七竅流血,生死不知。

  不遠的病床上,常雯雨靜靜的躺在潔白的病床上,一動不動,就像是一具早已失去了生機的尸體。

  這里就是常雯雨的病房,經歷了漫長的一夜,陳歌終于回來了。

  口袋里的黑色手機不斷震動,陳歌下意識的將其取出。

  滑動屏幕,一條條信息映入他的眼中。

  “幸運的厲鬼眷顧者!恭喜你完成四星試煉任務——通靈鬼校!”

  “任務完成度百分之九十!”

  “最高難度可選任務——畫家的天堂已完成!解鎖特殊建筑——紅衣畫室(顛倒的世界)!”

  “紅衣畫室(特殊建筑):十三位紅衣留下了十三個地獄?!?br/>
  “可選任務——左眼已完成!解鎖常雯雨專屬頁面!”

  “常雯雨(頂級紅衣):她還未完全死去!你必須要保守自己的秘密!”

  “可選任務——這所叫做暮陽的學校已完成!獲得暮陽中學所有學生的認可,你是他們最尊敬的人?!?br/>
  “可選任務——紅白之間已完成!解鎖櫻紅、櫻白員工欄?!?br/>
  “櫻紅(紅衣):我是世上最惡毒的花,我喜歡紅色,我會為你承受所有的疼痛?!?br/>
  “櫻白(殘念):生命緊緊依附死亡,誰也無法將我們分開?!?

看過《我有一座恐怖屋》的書友還喜歡

江西多乐彩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