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快穿之系統太暴躁怎么辦 > 第一百零七章 又不是腦子瓦特了

第一百零七章 又不是腦子瓦特了

  林深也跟著凝眉。

  不過老爺子比他們冷靜多了,聽他說完后沉默一會兒,反問他,“你有證據?”

  沈煦程搖頭,“佟明一向陰險狡詐,他的辦公室都不許外人隨便出入,我也不能?!?br/>
  說到最后語氣里竟然還有一絲怨懟,畢竟不管怎么說他也是佟明的妹夫,有這種親家關系,佟明應該格外重用他。

  結果連辦公室也不讓他進,顯然是沒把他當自己人,這不是讓其他人看笑話嗎。

  于是連帶著把佟微也恨上,沒好氣地說道,“肯定是佟微那個女人回他們家誹謗我?!?br/>
  林深:...

  你自己不爭氣能怨別人?

  真特么沒出息。

  老爺子皺眉,敲了幾下辦公桌,“你要是爭氣,像你大哥一樣做出一番事業,人家會低看你嗎?”

  “還是你自己不爭氣?!?br/>
  別人家孩子要么早早學做生意,要么出國留學,怎么就他念完書回家當個“二世祖”、還在外面亂搞女人關系?

  真是丟沈家的臉。

  林深忍不住鼓掌。

  知子莫若父,老爺子您說的dei??!

  就您敢說。

  沈煦程低著頭不說話。他倒也不是認錯,就是單純的害怕沈長嶺,不敢在這個節骨眼兒上惹老爺子生氣而已。

  但心里的怨氣實打實的,不減半分。

  沈長嶺也沒理他,提到佟微反而更關注她的動向,“你今天去醫院怎么回事,你那個媳婦當時在做什么?”

  林深立刻倒吸一口冷氣,心提到嗓子眼。

  沈煦程一愣,想了想,“坐著?!?br/>
  “坐著?”老爺子質疑。

  他狂點頭,“本來她也不是醫生,就記個文件什么的,76號的人怎么可能為難她。再說她是佟明的妹妹,這一點估計醫院也人盡皆知,誰敢去找她的麻煩?!?br/>
  沈長嶺顯然不信他這番話。

  畢竟兒子是什么智商當老子的心里比誰都門清兒,奈何他也沒有證據指認誰,沉吟良久,隔著書桌望過來,“那你也盯著她點?!?br/>
  “你自己都懷疑佟明,他們兄妹倆一向關系好,佟明的事情說不定你媳婦也知道什么,可以想辦法從她那打探。

  “說不定當初安排她進醫院工作,也是佟明下的一步棋?!?br/>
  林深心里一緊。

  臥槽?

  說話就說話,怎么還把她給算上了?

  本來外面就有一堆事兒沒弄明白呢,現在家里也要防著人?

  腹背受敵啊她這是。

  她手指一抖,差點把果盤摔在地上。就聽沈煦程語氣極厭煩,“管她呢,爸,您知道我并不喜歡她,我還想過舒心日子...”

  “想要舒心你就給我爭點氣,”老爺子“恨鐵不成鋼”地瞪小兒子一眼,“佟微是你的媳婦,你不喜歡她,難道還想娶那個唱戲的女人?想都別想!”

  沈煦程無奈。

  好在他的秋墨懂事,跟他好這兩年從來沒主動要過東西,更何況進沈家的大門,不知道比家里那個好上多少。

  可惜了了。

  看他突然又不說話,老爺子一眼就知道他又在盤算什么,沒好氣地哼他,“既然有事情做,就別再像之前那么混。把你的工作做好,外面不管出什么事業就懷疑不到你的身上。

  “如果你真的懷疑佟明,就拿出證據?!?br/>
  “至于佟微那邊,你一會兒告訴她,這幾天就請假,別出去上班了?!?br/>
  沈煦程答應著,“爸放心吧,我有數?!?br/>
  林深不敢再聽,躡手躡腳的后退幾步,才正式敲門進去,好像才送到一樣。

  ...

  沈煦程不在家辦公,所以他們二房的地界里是沒有書房的。林深也就沒有別的機會再接近他們父子倆的機密,又被老爺子一句“這兩天有客,陪二太太打理”留在家里,不能去醫院看看周正的情形。

  等好不容易抽開身出門,周正雖然還在病房里養傷,但好在警署和76號的人都已撤出醫院,她這才能趁沒人注意,閃進病房探望周正。

  果然周正臉上沒有一絲一毫驚訝,反而放下手里的報紙,沖著她笑,“終于等到你?!?br/>
  還好你沒放棄是嗎。

  林深挑眉,“你怎么知道我會來?”

  “你我從小就認識的關系,你都知道我受傷了,怎么可能忍心不來看我?!?br/>
  這一動彈就牽扯到小腹上的傷口,他立刻喊出聲,“嘖——開玩笑的,你別介意?!?br/>
  林深沒好氣地瞪他一眼,“英雄,您老歇歇吧?!?br/>
  還有槍呢,結果不還是受傷了。

  她轉身幫他削了個蘋果,開門見山,“你昏迷這兩天,知道外面都發生什么事了嗎?”

  大概原主從來不會直接問他這種問題,周正聽完后頓時一愣,“為什么這么問?”

  林深一點也避諱,“錦江飯店出現刺殺報紙上,報紙上登載好幾天了,沒人跟你提過嗎?”

  以他這個身份,就算他不問,也會有人上趕子來找他分享八卦的。

  他擺明著不想把原主牽扯進這項工作,卻在刺探消息的同時幾次三番把她給攪進去,那不如直接把事情挑明,這樣她也能光明正大地協助他,早點離開這個世界。

  但是周正搖頭,甚至眼神迷茫地看著她,“我這幾天一直昏睡,怎么了?”

  林深:...

  這是什么眼神。

  好像我“逼良為娼”似的。

  “你真的不知道?”她故意皺皺眉,把當天那幾件事情簡單講給他聽,“話說回來,現在外面整個兒亂套,你沒經歷也是好事,不然能煩死你?!?br/>
  “畢竟這次除了錦江飯店以外,進賢路和霞飛路也有隱患,那天確實把我們醫院忙的夠嗆。聽說——

  “在同一天出事是有人故意這么安排的,目的就是為了逼迫這兩次在飯店搞暗殺的那些人”

  她才不信他真的老老實實在警署工作。周正能做到探長這個位置,除了他有個厲害的老爹之外,更多的是他自己有這個本事。至少槍法是超出旁人的。

  身經百戰的人物怎么可能隨便被一個“醉漢”開槍打傷?

  就算是為了保護民眾的安全,也不會拿自己的身體做肉盾去擋槍子吧。

  又不是腦子瓦特了。

 ?。}外話------

  這兩天一直在循環播放費玉清、阿云嘎合作的《卷珠簾+鳳凰于飛》,神仙歌手,強烈推薦,

看過《快穿之系統太暴躁怎么辦》的書友還喜歡

江西多乐彩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