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快穿:虐哭那個渣! > 只會說汪的喵VS假冰山真貓奴49

只會說汪的喵VS假冰山真貓奴49

  查莉絲的父親也眼眸通紅的拍了下隊長的肩頭,頷首示意。

  “那就交給你了,辛苦了?!?br/>
  查莉絲已經在母親懷里哭得差點暈厥。

  她哽咽著含糊不清道:“萱萱姐姐死了?!?br/>
  “媽媽,她怎么能就這么死了?”

  “是萱萱姐姐教我不要吃那些罐頭,還把人能吃的香腸讓給我?!?br/>
  “我能活下來全都是萱萱姐姐在幫我?!?br/>
  “每次我惹賈敖生氣,她都會擋在我前面幫我挨打,嗚嗚嗚~”

  “為什么她那么好的人卻死了?”

  “明明該死的是我才對!”

  “都怪我不聽話,還離家出走,嗚嗚嗚,為什么要讓我一個人活下來?”

  查莉絲的媽媽又心疼又難受。

  “好孩子,你們誰都不應該死,該死的是賈敖!”

  “你既然僥幸活下來,就要好好的活著?!?br/>
  “永遠記住你萱萱姐姐為了你做了什么,好好學習,變得有出息,以后孝順她父母的責任,就落到了你的肩上?!?br/>
  “還要像萱萱一樣,去努力幫助更多的人?!?br/>
  “做個好人,不要辜負她為你做的一切?!?br/>
  “為了她,活下去?!?br/>
  查莉絲啜泣著仰起臉,重重點了點頭。

  看著他們離開警局,隊長握著文件的手緊了緊。

  緊抿著唇,面容嚴肅的轉身朝審問室走。

  他的背脊那樣直,仿佛什么罪惡都無法擊垮。

  “看看吧!”

  幾張照片和尸檢報告被扔到了賈敖面前。

  賈敖已經有些困頓,不太感興趣的慢悠悠從椅子上坐直,伸手隨意掂起一張照片。

  打眼一看,他眼睛瞬間瞪圓,激動的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

  但他并不是害怕,而是憤怒。

  赤紅著眼睛拍桌暴怒,一副要吃人的模樣。

  “你們把她挖出來了?”

  “你們竟然把她挖出來了!”

  “她都已經死了,你們為什么還不讓她安息!”

  這話從一個殺人犯嘴里說出來,真是讓人覺得稀奇又可笑。

  隊長冷冷看著他,語氣凌厲。

  “你所謂的安息,就是讓她一直待在冰冷的地下,誰也不知道她的死亡,誰也不知道她究竟被埋葬在哪里,誰也不知道她到底發生過什么事嗎?”

  “你那不是要讓她安息,而是要掩蓋你自己的犯罪事實!”

  “她是不是安息并不是你來決定的,而是要由她自己和她的家人!”

  “我就是她的家人!”賈敖情緒激動,瘋狂的揮舞手臂,“她是我的寵物!”

  “是我養的小貓!我就是她唯一的家人!”

  “她應該葬跟我其他寵物葬在一起,葬在我所期望的墓地里!”

  “你們快點把她還給我!還給我??!”

  他不住在椅子上來回躥動,面上透著奇異的血色,仿佛下一秒就會充血炸開一般。

  “她不是你的?!?br/>
  隊長突然格外冷靜下來,輕蔑的盯著他。

  “她屬于她自己和她的家人?!?br/>
  “就算你搶走了她的人,她的心也永遠跟他們在一起?!?br/>
  “就算她死去,也不會有一天曾經屬于過你?!?br/>
  “你根本不配擁有家人,在今后的每一天,你都會在監獄里獨自凄冷孤獨的度過!”

  “不!”賈敖徹底崩潰了,瘋狂吶喊,“他們都是我的家人!”

  “都是我養的寵物!”

  “是屬于我的!”

  “你們不能從我身邊奪走他們!不能!”

  “?!Z敖虐心值+10,總數值90?!?br/>
  隊長拿起文件從審問室走出去。

  他深深吸了口氣,對同事道:“等他情緒穩定下來再繼續審問?!?br/>
  “一定把他作案過程詳細問出來?!?br/>
  “好的?!蓖旅c下頭。

  負責審問的人重新走進賈敖的審問室,坐在他對面,面無表情的等待他情緒平復。

  待到賈敖終于喊累了,半趴在桌面喘息,他才緩緩開口。

  “不喊了?”

  “那該我說了?!?br/>
  “現在證據確鑿,你對查莉絲和嚴書萱做的事情已經全都查清,我們會對你進行拘留,后續會有起訴、開庭等程序?!?br/>
  “簡單來說,你要蹲監獄了?!?br/>
  “而且刑期從十年以上到死刑都有可能?!?br/>
  “如果你能主動坦白,認罪態度良好,說不定還能減少點刑期?!?br/>
  “對了,隔壁的洪黛也已經坦白了,承認你是整件事的主謀?!?br/>
  “你對她做的事情也會成為罪狀中的一條?!?br/>
  聽到這話,賈敖赤紅的雙眸微微抬起,發出一聲嗤笑。

  “洪黛說我是主謀,那她呢?她判什么罪?”

  審問的人眸光一動,故作淡然道:“她能有什么罪?”

  “她不過是受害者,這一系列事情的罪犯只有你一個人而已?!?br/>
  “你會承擔全部的責任?!?br/>
  “我勸你就不要想著把責任再推脫道其他人身上了,還是盡早把犯罪過程說清楚,這樣我們也能早點休息?!?br/>
  賈敖驀地仰天一笑,輕蔑又惡意看向面前的人。

  “好,我承認,我都承認!”

  “對那兩只小貓做的事,對洪黛做的事,我都認了!”

  “但洪黛做的事,她也要認!”

  “她有沒有說過,是她主動把嚴書萱送到我這里的?”

  對面的男人眼眸微瞇,朝前微微傾身,“她只說一切都是你做的,她可一點都沒參與?!?br/>
  “你有證據能證明你說的話嗎?”

  “如果洪黛也參與了,那她也會入獄,而你在嚴書萱這件事上的刑期,也要重新斟酌了?!?br/>
  賈敖得意一笑,神秘道:“我自然是有證據的!”

  “她把我給供出來,我也不會讓她逃脫!”

  緊接著,賈敖將一切都和盤托出。

  家人工作繁忙,他基本是自己一個人長大的。

  因為孤單,他從小就喜歡動物,而且癡迷般的喜歡貓,可他“喜愛”的方式跟別人非常不同。

  或許是因為家人的潔癖,再加上他本身精神方面的缺陷,讓他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干凈的家養貓他很喜歡,臟了的動物卻讓他尤為嫌惡,特別是流浪貓狗,看到他就想要打死。

  為了讓家里的貓保持干凈,他還經常將自家和親戚家的貓扔在洗衣機里去“洗干凈”。

  家人發現之后,只以為是小孩子不懂事,把死掉的小貓扔了,并且再也不養貓了。

  沒成想這卻讓賈敖更加受到了刺激。

  他表面表現的像是一個正常的孩子,晚上卻時常溜出去殘暴的打死那些流浪動物,并且偷周圍人家里干凈的小貓。

  一開始沒人發現,可次數多了,總是會有人發現的。

  發現過后,家人把他狠狠打了一頓,賠了人家錢,并嚇唬賈敖,要是再做這樣的事情,就把他送到封閉學?;蛘呔癫≡?。

  賈敖終于害怕了。

  可他又控制不住自己,于是就想了個辦法,讓家人給他買貓玩偶,幻想著這些都是真的小貓,被他養著,陪伴著他。

看過《快穿:虐哭那個渣!》的書友還喜歡

江西多乐彩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