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撿個王爺過日子 > 第一六八章 有恩必報

第一六八章 有恩必報

  翌日,子一從白山縣縣城請來了最好的大夫,來給花文遠診治。這大夫看著有五十出頭,身后跟著一個年紀不大的藥童,這會兒臉上表情并不怎么高興。

  就連給花文遠看診的時候,臉上神情仍舊十分的嚴肅。

  “怎么回事?”

  花容從屋里出來,喚了子一問道。這大夫心情不好,萬一影響了看診可怎么辦?

  “這位楊大夫今日本來要去他兄長家喝喜酒,所以屬下就用了點兒強。”

  子一摸了摸鼻子道,實在是這老頭兒太不配合,他只好稍微嚇了老頭兒一下。

  “……”

  花容無語了,只希望這位楊大夫醫德不錯。

  等回到屋里,她還是客客氣氣地賠了個不是,又說了不少好話,楊大夫的臉色這才和緩了些,點頭道:“令尊年輕的時候想必四處奔波吃了不少苦,后面又沒有好好調養,再加上近兩個月臟腑受傷,是以才會落下了病根兒。”

  花容稍稍放下心來,能說出病癥,這位楊大夫還是有幾分真本事的。

  “只是,以老夫的醫術,如今開藥僅能使令尊病情得以緩和,卻不能根除。”

  楊大夫一五一十地道,與醫道上他雖然略有所成,但資質終究是有限。

  花容聽他話里的意思,卻只是說以他的醫術不能,換而言之,其他大夫未必不可以,于是問道:“楊大夫可否推薦一位大夫?”

  看這位楊大夫的表情,應該是知道有這樣的人,是以才會這么說。

  “夫人可知道孫家?”

  楊大夫一邊開藥方,邊同花容道。

  “杏林世家孫家,景國百姓只怕沒有不知道的。”

  花容點頭,這孫家的出名程度,并不遜于安家和白家。畢竟,人都會生病,自然就需要大夫。而且,這大夫自然是醫術越高明越好。是以,孫家的地位,在整個景國都十分超凡。

  “那夫人想必也知道,孫家人輕易不出世。就算能夠請到他們出手,也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楊大夫又接著道,他既是大夫,對孫家的了解自然更多些。

  花容繼續點頭,這些她自然也知道。

  “但是,沒人知道,趙太呈大人,曾經跟著孫家人學過醫術。礙于規矩,趙大人也從未向世人說起過,老夫也是機緣巧合之下才得以知道。”

  楊大夫笑著道,話語中有幾分得意,他和趙太呈的關系還算不錯。

  這會兒,藥方也寫好了,楊大夫將墨跡吹干,把方子給了花容。

  “杏兒,楊大夫大老遠跑這一趟也不容易,你去著人取二百兩銀子來。”

  花容收了藥方,徑自同杏兒吩咐道。

  “哦……”

  杏兒嚇了一跳,這只是開了一個方子,藥還沒抓呢,也不知道老爺吃了效果怎么樣。就這么給出去二百兩,會不會太多了?

  不過,她雖然這么想,但對花容的話卻一向是言聽計從的。哪怕不理解,還是照著做了。

  “這,這怎么好意思?”

  楊大夫看了花容一眼,臉上終于露出一絲笑來,客氣地推拒道。

  “應該的,還望楊大夫能告知那位趙大人的下落,倘若能夠引薦那就再好不過了。”

  花容十分誠懇地道,二百兩銀子若是能換到一位好大夫,也值了。

  “趙大人原本在京城太醫院,如今告老還鄉,就住在三百里外的望春山。他就住在山頂上,平時鮮有下來的時候。”

  楊大夫十分痛快地道,這位夫人還真是大方,一出手就是二百兩銀子。

  花容得了話,又謝了一番,給了銀子,這才將人送了出去。

  “少夫人,用不用屬性將人請來?”

  子一悄無聲息地出現在院里,楊大夫的話他自然聽得一清二楚。三百多里,老爺子的身子骨只怕經不起折騰,還是把人帶過來的好。

  “不行,你以為那位趙大人還會像楊大夫一樣不計較?為了表達誠意,自然是要親自上門拜訪。”

  花容立刻否決了他的話,這要是把趙大人給得罪了——

  楊大夫既然開了方子,那就先照著方子調養一陣子,等爹身體好些了再去也不遲。

  花文遠這會兒正在屋里逗喆喆,分神聽了一耳朵,也覺得女兒說得對。

  “對了,我剛剛碰到心月姐姐,她說今日姑娘就不必去蒸餾房了。”

  杏兒還在心疼那二百兩銀子,緩了一會兒才過來,拍拍額頭道。

  “你呀,沒有那二百兩銀子,楊大夫肯吐口?他那話里的意思,擺明了就是要討好處。否則,又何必要把孫家拿出來說事兒,還說什么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眼下之意就是說,在他這兒大的代價不用,可銀子多少還是要出的。

  “反正,奴婢是沒有聽出來。”

  杏兒本來對那楊大夫印象還不錯,現在卻反感的很。

  “心月還說什么了?”

  花容到底還是不放心,又多問了一句,這幾日心月都呆在偏院,成日不出來,總覺得不會一下子就想通。

  “她說,秦蘊要是死了,大不了她就一輩子不嫁人。”

  杏兒想到心月當時的表情,還是覺得有些冒冷汗。她那表情可不像是說什么一輩子不嫁人,反倒像是想跟著秦蘊一塊兒去了。

  “不嫁就不嫁吧……”

  花容嘆氣,這強扭的瓜不甜,真要是非得給心月找一個,她也未必就開心。

  “那萬一,秦蘊到時候突然想通了,又娶一個呢?”杏兒突然語出驚人地道。

  “到時候我就讓人給他下藥,直接把人毒死算了。”

  花容想了想,十分嚴肅地道。

  “姑娘……”

  杏兒無語,別看姑娘表情認真,可這一聽就是玩笑吧!

  “行了,咱們也不用操這份兒心了,就讓老天爺做主吧!”

  花容擺擺手道,她從前還打算著,要給心月找一個好人家。可現在,她決定甩手不管了,這事兒她真管不了!

  。。。。。。。。。。。。。。。。。。。。。。。。。。。。。。

  “阿朵姑娘?”花容難得陪著兒子睡了個午覺,醒來就見阿朵和杏兒正在院兒里坐著,桌子上擺著一盤瓜子,兩個人正在那兒津津有味兒地嗑瓜子呢!

  “我們云澤國沒有這種小瓜子,而且我從來也沒有吃過這種花香味兒的,你們可真會享受。”

  阿朵磕瓜子的速度一點兒也不慢,完全看不出是個“新手”。而且,看的出來,她對這種新奇的零食十分喜歡。

  “這是用南瓜籽兒曬干之后,又加了花瓣和梅子炒的。”杏兒十分熱情地給她普及道。

  兩人正說話間,杏兒一抬頭就看到花容抱著小少爺出來了,立刻丟下瓜子擦了擦手,把喆喆給接到自己手上。

  “云夫人。”

  阿朵也不好意思再磕,戀戀不舍地把手里的瓜子放下打招呼道。

  “阿朵姑娘如果喜歡,一會兒我讓杏兒給你送一盤過去。”花容笑著道,目光又落在桌子上,那里正有幾張卷著的紙張。

  “這個——是我畫的圖。”阿朵見她看過來,連忙道,“我去了你們的織房,那些織機式樣都太老舊了,我就給畫了圖紙,你們可以照著這個改進一下。”

  “謝謝阿朵姑娘,這怎么敢當?”

  花容心里自然高興,只是這客套話卻是免不了的。

  “沒關系,你們在山里救了我,還答應幫我找哥哥。我哥哥從來都告訴我,要有恩必報,這就權當報答你們了。”

  阿朵笑著道,如此一來,她這個人情也算是還清了。

  花容將圖紙一一打開,只看了幾眼,心里便訝異不已。子一已經告訴她,阿朵當初之所以被黃記綁走,就是為了讓她改造織機。

  這幾張圖紙,花容本以為,只是在織房現有的織機上稍加改動,不料阿朵竟然將新設計的織機圖紙,也一并給了自己,她可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這一張,阿朵姑娘還是收回去吧。”

  花容將那張圖紙撿出來,鄭重地道。按這張圖紙制作出的織機,將是一種革新,甚至可以將紡織的速度提高一倍。

  這張圖紙,就好比孫鴻研制出的月下錦配方,都是極其重要的東西。阿朵還年輕,或許并不知道這其中的重要性。

  但是,花容卻不能昧著良心就此收下。

  “云夫人還是收著吧,我既然送了出去,就沒有再收回來的道理。更何況,我有把握,還可以設計出比這更好的。”

  阿朵十分自信地道,她在織機改良上的天賦,讓她十分有底氣說出這樣的話。

  “那,我就卻之不恭了。”要說不心動,那是不可能的。是以花容還是決定收下,然后再做出相應的補償。

  “我能去看看喆喆么?”

  正事兒談完了,阿朵站起來,朝著小家伙兒的方向望去。

  “可以,你想抱抱他么?”

  花容笑著應道,如今老爹抱完了,楊氏就會來抱,還有興嗣那孩子,更是抱著就不愿意撒手。

  明珠也時不時過來,不過總是掐著她娘不在的點兒。大家輪流搶著抱,反倒是她這個當娘的,還要排在后面。

  得,如今又添了一個阿朵……

  。。。。。。。。。。。。。。。。。。。。。。。。。。。。。。。。。。。

  安家的回信終于到了,安晚州看了信立刻去找花容——“太好了,族長他們同意了。”

  信里還說,安家那邊已經開始著手建織房,等到花容派過去的人到了,織房也就建好了,兩不耽誤。

  “給你看看這個。”

  既然成了生意伙伴,花容也就不藏著掖著了,將阿朵給她的織機圖紙拿了出來。

  安晚州看了好大一會兒,抬起頭來,不確定地道:“這是新織機?”

  這種織機,他從來沒有見過。

  “嗯,可以提速一倍有余。”花容輕笑道。

  “那云夫人的意思是——”

  安晚州的心里卻咯噔一下,有了這張圖紙做籌碼,花容該不會是還想加價吧?難道她是覺得七三不夠,還是想八二分?

  “沒有什么意思,就是讓安公子看看,分享一下喜悅。畢竟,以后咱們也是合伙人了么。”

  花容若無其事地道,見他臉上表情終于放松了下來,這眼里的笑意更加明顯了。

  “……”

  安晚州無語,這會兒還能不明白?花容這就是在逗他呢!看他緊張的樣子,有意思么?

  不過,他也打心底里佩服花容,若是以這張織機圖紙為籌碼,讓安家再讓利一成,也未為不可。可她就這么大大方方的,把一成的利給讓了出來。

  這種氣魄,就算是男子,也未必有。

  “你打算什么時候出發?”

  花容將圖紙收起來,開始說正事兒,畢竟織房那邊還要重新安排,人手上也要做調動。

  “就這兩天吧,家里催的緊呢!”

  安晚州頗有些戀戀不舍,這一回去就要徹底忙起來了,只怕再不能悠閑的釣魚了。

  “走吧走吧,每天往河里丟魚,丁莊頭也很有意見呢!”

  花容開玩笑道,丁莊頭這人吧,那就是看不得人浪費。雖然買來的魚最后還是會被撈上來,可這賣的時候和買的時候能是一個價兒么?現在這當口兒,魚的價格可是蹭蹭蹭地往上漲。

  安晚州聽了這個,實在也忍俊不禁,哈哈笑起來。

  “你要再在這里待一陣子,那貴公子的氣度可就半點兒不剩了。”

  花容調侃他,實在是這人吧,來的時候一身的錦衣華服,連那玉帶上都綴著寶石。

  可如今呢,為著釣魚,早就換了輕便的衣服,只差沒有像農夫下地時候那樣把褲腳兒給卷起來了。

  “還真是,如今我再穿那一身兒,自己都有點兒不習慣了。”

  安晚州感慨道,他是真心喜歡山莊里的生活。不過,真要讓他就此步入養老的生活,那也是不可能的。畢竟,他可是安家人,骨子里就流淌著不安分的血液。

  想他老爹年輕的時候,在商場上那也是赫赫有名的,只是老了這才慢慢開始享受起生活來。

  “人啊,還是趁著年輕的時候拼一下,老了才不會后悔。”

  花容這話,是同安晚州說,也是同她自己說。

  (//)

  :。:

看過《撿個王爺過日子》的書友還喜歡

江西多乐彩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