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奇門道士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突發事件{7}

第一百二十七章 突發事件{7}

  道士雙手環抱胸前,笑的很是莫名其妙。

  空蕩的山野間他的笑聲一直在持續。

  一直等到王老漢雙眼逐漸變得無神,且不再晃動的時候。

  這道士才面無表情的淡淡開口:“你當我是白白幫你的嗎?正所謂,付出必求回報,這就是我做人的準則?!?br/>
  ...

  那些跟著一起前來尋找何子洲的鄉親們,高舉火把在這荒山附近尋找了一圈兒。

  最后他們因為什么都沒有發現,才被迫又回到了原點。

  當大家逐漸從四面八方匯聚過來以后,很快就有人發現王老漢不見了蹤影。

  “哎,王老漢跑哪兒去了?”

  “誰知道呢,估計是跑哪兒解手去了吧?!?br/>
  “再等等看吧,說不定他一會兒就過來了?!?br/>
  大家高舉著火把你一言我一語的小聲嘀咕,只有神婆一個人展露出了困惑與愁容來。

  看到她若有所思的模樣,一眾人等都覺得好生奇怪,于是有人就問她在想些啥。

  神婆抬眼沖遠處深山瞧了瞧:“我總感覺今夜有點兒古怪?!?br/>
  大家不知她為何這樣說,于是都眼巴巴的盯著她瞅,希望她給出完美的答案。

  對于眾人期盼、困惑的目光,神婆好似渾然不覺。

  她只是深深陷入了自己的回憶之中,并把整件事情的經過當場說了出來。

  記得當時她和王老漢一同往深山里面去,在還沒有徹底走出這片麥田范圍之內的時候,一切都還是好端端的。

  可是等他們出了麥田,自打踏進密林之中以后,神婆的右眼皮忽然不安分的跳動了起來。

  謹慎的神婆在第一時間想到了一句老話,那就是‘左眼跳財右眼跳災’。

  其實這種流傳于民間的說法,并不是完全準確,因為眼皮跳動還得看是在什么時辰發生。

  也只有在特定的時間眼皮跳動,才會預示以后發生的某些玄妙事件。

  這種事因人而異,出現異常情況的概率極為渺小,所以即便發生眼皮跳動也并不用過于在意與糾結,因為大部分人眼皮跳動則是由于眼部疲勞所致。

  再者說,即便出現什么異常征兆,僅憑普通人自己猜測也根本是起不了任何作用的。

  與其自己嚇唬自己,莫不如順其自然的好,因為該發生的總是會發生,這正應了人有旦夕禍福,天有不測風云的話。

  神婆之所以被稱為神婆,那肯定是有異于常人的本事。

  此刻她的眼皮突然跳動,很快就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停下腳步,站在原地掐指一算,當下得出一個結論:小人犯境,落井下石。

  ??!這是什么意思?

  這個小人指的到底是誰?

  而這個落井下石又預示著什么呢?

  掐算的結果一出來,當時就令神婆感到錯愕萬分,甚至可以說有些難以理解。

  憑她的道行要算出警示之言并不難,而這個最難的實則是洞悉天機的實際后果。

  雖稍有神通,但她畢竟也是個有血有肉的普通人,對于這個撲朔迷離的茫茫預測,她也不禁犯了難。

  一路上神婆都是恍恍惚惚,雙眼無神的朝前走著。

  她之所以這樣,也都是被這件看起來有些荒誕的事,給攪得心神不寧。

  可是走著走著她卻發現事情有些不對。

  因為當她抬起頭的時候,才意識到剛剛還在身旁的王老漢,現在已經不知所蹤了。

  “這個莽撞的老頭兒,走的時候也不知道和我打聲招呼?!?br/>
  無奈的埋怨了王老漢一句,神婆只好獨自前行,直往林間更深處探尋。

  直到后來再次返回原點,卻依舊沒有看到王老漢的身影,她這才發覺事情有些不妙。

  眾人聽完她的講述,都有些慌神,于是七嘴八舌的在一旁小聲議論開了。

  神婆知道事態有些緊急,也不管眾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是提議讓大家一起去尋找突然失蹤的王老漢與何子洲。

  其間為防止王老漢再次返回這里,所以留下四名莊稼漢子在此等候。

  交代完畢,神婆便帶著一眾人等直奔密林之中而去。

  緊趕慢趕的走了大概有半個小時左右,當神婆和剛才那些人再次返回原來的地點時,他們都不禁一起傻了眼。

  他們之所以傻眼,是因為所有人都清晰的記得,剛剛一起鉆進密林之中的時候,他們一直都沒有拐彎。

  既然也沒拐彎,也沒有掉頭往回走,那咋走了不大一會兒功夫就莫名其妙的回到了原地呢?

  直到這時,大家忽然發覺事情好像有些復雜了,復雜的讓他們心生退意。

  然而之前那四個留在原地的人還毫不知情,他們見神婆和那些同伴再次返回,于是急忙湊過來追問神婆到底有沒有發現,王老漢和何子洲兩個人。

  神婆不想讓這四個人也跟著陷入恐懼之中,所以哄騙他們說,怕他們留在原地不安全,還是跟著大家伙兒一起進山為妙。

  四人不疑有他,很快就加入到眾人的隊-伍當中,并在神婆的帶領下,又一次往山中進發。

  可誰知道,在半小時以后,這些人竟然又離奇的返回了原地。

  發現這一異狀,就連身為引路人的神婆也感覺頭腦一片空白:“不對呀,我們一直都是朝著東邊兒走的,這咋,這咋又走回原地了?”

  此言一出,眾人都跟著緊張起來。

  這時,嘈雜的人群中不知是誰說出了一個,看似比較靠譜的答案,那就是:鬼打墻。

  這句話猶如晴天霹靂,當時就把一些人嚇得腿肚子發軟,他們直嚷嚷還是等天亮了再出來找人為妙,現在還是返回村里比較穩妥。

  大部分人都極力贊同這個主張。

  所以一時間場面有些尷尬,愿意跟著神婆繼續進山的人已經所剩無幾。

  神婆嘆了口氣,臉色陰郁的搖了搖頭:“你們難道忘記我的身份了嗎?我本身就是一個神婆,如果周圍有邪祟出沒的話,我會在第一時間感應到的。

  所以,這根本就不是什么鬼打墻。

  我覺得這件事兒倒像是人為布置的一個陣法,凡是走進來的人就別再妄想著走出去?!?br/>
  頓了頓,又繼續道:“我雖不知此人真正目的,但卻總感覺有人在身后窺探著咱們的一舉一動,也許,咱們現在的窘境,都在那個人的掌控之中吧。

  如果那個人沒有歹意倒還好說,若是他另有打算,恐怕我們就要兇多吉少了?!?br/>
  她這一番話說得很誠懇,也很實在。

  剛開始察覺出異常的時候,她還想隱瞞大家,不過轉念一想,瞞得了一時卻瞞不了一世,既然事實已經擺在眼前,莫不如就來個實話實說。

  一眾莊稼漢子們聽她說完之后,本來就很煩躁的內心瞬間變得更加驚恐,很顯然他們各自都有了想要盡快逃離此地的想法。

  這時,忽然有人氣急敗壞的沖神婆大吼大叫:“你少在這兒胡說八道了!真當我是三歲小孩兒嗎!什么狗屁陣法,什么走不出,全他娘的都是廢話!我這就逃走給你看看?!?br/>
  這人火急火燎的跳上馬車,伸手不斷招呼那些已經沒了主見的同伴:“不想死的就跟我走!”

  已經處于崩潰邊緣的鄉親們,仿佛被這一嗓子突然給驚醒過來一樣。

  只見他們紛紛丟掉手中火把,拼了命的直奔馬車那邊靠攏過去。

  很顯然,在自己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誰也顧不上去拯救別人了。

  神婆孤零零的站在原地,她有些于心不忍,但卻無可奈何的開口道:“不是老太婆我嚇唬你們,在這個詭異時刻,怕是誰也走不掉了?!?br/>
  有些跑得慢的人舉著火把轉身沖她望了幾眼,他們愣愣的停在原地,顯得頗有些為難的樣子。

  這時有幾個村民再次跑到神婆身邊,一把牽起她的手臂,想要帶著她一塊兒離開:“賀大娘,一塊兒走吧?!?br/>
  “是啊賀大娘,王老漢同何子洲的事兒,我看也確實有些邪門兒,要不咱們還是等到天亮再來找找看吧?!?br/>
  “賀大娘,您平時沒少幫我們,您的恩情我都記著呢,這眼下您老有了危險,我咋能把您一個人丟在這荒山野嶺不管哪!”

  “是啊,我們跑了,把您一個人丟下,那我們也太不是人了,你還是快跟我們走吧!”

  聽了這些話,神婆深受感動,即便年近六十歲的年紀,可她還是忍不住掉下了滾燙的眼淚。

  她一邊抹著眼淚,一邊沖著這幾個好心人強顏歡笑道:“大家的好意,老太婆我心領了,可是我不想走了,也許這就是我的命吧!”

  深深呼出一口氣,才又接著說:“之前我就算到晚年會有一劫,看來也許就在今天了?!?br/>
  幾人見神婆如此固執,知道多說無益。

  所以這幾人用眼神相互交流一番,之后便齊齊架起神婆的胳膊和腿腳,索性帶著她一起離開。

  被高高舉起的神婆也不反抗,只是眼中難掩一抹悲傷,心中惴惴道:只怪老太婆我能力有限,否則就算拼了老命也要保你們一世平安,可惜...可惜你們還如此年輕,就要落得身首異處的下場。

  不多時,所有人都無一例外的湊到了四輛馬車上面。

  之后,隨著幾道清脆的鞭子聲響起,馬車就絕塵而去。

  在松軟、潮濕的土路上,很快就顯現出了一排凌亂、深凹進去的馬蹄印。

  而那馬車則越跑越遠,漸漸的好似就要徹底消失在暗夜的旋渦當中。

  “嘿嘿.....”

看過《奇門道士》的書友還喜歡

江西多乐彩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