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道爺不好惹 > 第220章文斗局
  關二爺又稱武圣,自身陽氣極重,一般個人家中都不會供奉,多數都是做生意或者撈偏門的才會供,因為陽氣和煞氣太重了小門小戶的撐不住。

  王長生破了賭場的衰位,水池子里陰氣太重,常鶴年來了一筆畫龍點睛點開了關二爺的一雙眼睛,說白了這就相當于是把關二爺給激活了,賭場的陽氣瞬間就興盛了起來,然后穩穩的把水池子里五帝錢的陰氣給壓了下去。

  這么一來的話,王長生的那一手自然就被破了。

  這個操作是看起來簡單,可能有人覺得自己也行,但這是你看到常鶴年的點睛之筆了,你若是換個別的風水師,那他可能光是找到源頭就得費一番力氣,同時自己下手還得再麻煩一番,但在常鶴年這里不過就是舉手投足之間就給解決了。

  王家衛說的很對,高手過招哪里有那么多的花里胡哨,三兩招差不多就可以見分曉了。

  常鶴年做完了這一手,十分平淡的看著王長生,沒有啥裝逼的意思,東邊日出西邊雨,該到你了。

  有人可能會說了,那王長生把關二爺砸了或者污了那一雙眼睛不更簡單么,這么想的話那就太無語了,神像只能送,絕對不能砸或者污,這是對神位的不敬,像這種開過光的神像你一旦這么干的話,從此以后你肯定會諸事不順,不是破財就是見血,俗話就是遭了報應。

  所以,常鶴年來了這么一手也是個不大不小的難題,想要破掉關二爺身上的散發出來的陽氣,也不是個容易的事。

  王長生只是淡淡的瞥了眼常鶴年,就面無表情的走到了賭場大廳那盞四米多高的水晶吊燈下面,常鶴年一見心里頓時“咯噔”了一下,這種規模的水晶吊燈都是起聚氣和聚財的作用,鳳凰城賭場的水晶吊燈是綠幽靈,俗稱叫“鬼佬財神”,這一類的綠水晶凝聚財富的氣運很強悍,自然價格也不菲,一般人家都是搞不定的,主要都是大商場,賭場或者公司前廳做裝飾用,如果綠幽靈在配上個風水局的話,那斂財的作用可就十分夸張了。

  王長生一走到水晶吊燈下面,常鶴年就知道對方是要從此處下手了,他心底里暗嘆了口氣。

  梁洪生都有點不淡定了,他清晰的記得當初鳳凰城賭場建成以后,他請來的那位風水師曾經慎重的叮囑過他,這盞水晶吊燈輕易不要讓人去碰,如果要是臟了的話就讓人用白布沾著清水小心翼翼的擦拭,絕對不要弄碎或者弄掉一片綠水晶,不然你這生意恐怕就做不下去了。

  梁洪生急頭白臉的剛要張嘴,常鶴年伸手攔了他一下,然后皺眉跟王長生說道:“你和我對弈,應該是在不損壞酒店原本布置情況下才好,要不然的話,說白了,你跟我誰點上一把火把這燒了豈不是更簡單?我們都是行家里手,這種粗淺的手段就不能用了吧?我知道你也看出來了,這綠幽靈為賭場聚財的作用,可你要是扔一塊石頭就碎了這盞燈的話,我覺得沒啥意思”

  水晶燈要是碎了,那鳳凰城賭場的聚氣生財局可就徹底廢了,梁洪生肯定殺人的心都有了,并且往后他還得再找一位大師級別的人物過來,然后從新再為他做一次風水,這個損失可就不光是錢財方面的了,主要是去哪找這么一個合適的人來。

  “這么糙的風水也不知道是誰做的,真是日了狗了”王長生也沒接常鶴年的話,然后蹲下身子用手指敲了敲腳下的這塊方磚。

  “咚咚!”王長生敲了兩下,地下就傳來了挺空洞的動靜,別人都挺迷惑的,不知道他此舉是啥意思,但常鶴年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并且深深的擰起了眉頭。

  王長生突然抬起手握緊拳頭,然后猛地就朝著地下的方磚砸了下去。

  “啪”方磚應聲而碎,其他人頓時都愣了,王長生用手將碎裂的方磚給掀了起來,下方露出地表的水泥,他隨即抬起腦袋張望了幾眼,然后眼神落在了蘇妲己的身上。

  蘇妲己詫異的聳了聳肩膀,對他這種眼神有點莫名其妙,王長生略微有點尷尬的走了過去,在她耳邊輕聲說道:“你是不是見紅了?”

  蘇妲己沒反應過來,下意識的問了一句:“什么意思?”

  “來,那個事了……”

  妖女的臉“騰”的一下就紅了,她咬著嘴唇說道:“王八蛋!”

  妖女蘇妲己盡管很妖,但不管怎么說她也是個女人,被一個見過兩面的男人這么問,那屬實有點不太好意思。

  性感不是騷,妖嬈也不是騷,蘇妲己只是長得很禍國殃民,媚骨天生而已,但內里的性子誰知道呢?

  “啪”王長生一把抓住蘇童的手腕,就將她給扯了過來,然后來到那塊被掀起的方磚上,他指著地下說道:“吐口唾沫”

  蘇童咬著牙說道:“你讓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我憑什么聽你的話”

  王長生在她耳邊非常流氓的說道:“你平時表現的媚勁十足,不知道讓多少男人為你神魂顛倒,但可惜的是,他們肯定不知道或者沒有發現,你的左手腕下……有一顆守宮砂,你這么騙人有意思么?”

  蘇童完全是條件反射的把左手給背了過去,她磨了磨牙,憤憤的說道:“你威脅我?行,我答應你也可以,但你事后得幫我個小忙”

  守宮砂就是處子的向征,古時候有一些女子會在手腕點上,但到如今基本就沒有了,除非是一些歷史很悠久,要求有些古怪的家族或者門派,正常來說現在誰還在乎這個啊。

  王長生想也沒想的就點頭說道:“妥了”

  女子見了紅,其實挺好分別的,會看相的人都能看得出來,因為這樣的女人此時本身血氣就比較重,但女子見了紅之后有一個挺特殊的地方,那就是那種紅特別的污穢,孤魂野鬼不敢近身不說,還能破掉一些風水布置,當然了想破也不是簡簡單單就能破的,至少也得需要見紅女子的體液才行,王長生總不至于讓她把衛生巾什么的給抽出來吧,但唾沫也一樣管用。

看過《道爺不好惹》的書友還喜歡

江西多乐彩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