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六百六十三章 紛亂復雜

第六百六十三章 紛亂復雜

  </br>

  “什么?你居然要我向沈百世那個混蛋認輸?這絕不可能!”

  在外灘的黃家公館里,樊家的大家長樊有時在大聲咆哮著,一雙瞪的銅鈴大的眼睛里怒火熊熊,似乎要把面前的黃榮給燒得渣都不剩一樣。

  在他看來,黃榮這樣的說法是對他最大的侮辱,是他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黃榮則示意他稍安勿躁:“有時你也太著急了,你為什么就不能聽我把話說完呢?我說的認輸并不是真的認輸,而是一種以退為進的策略,畢竟我們的目標是要接收沈家的企業,但現在沈百世把沈家獻給了周銘,還這么氣勢洶洶的當周銘的狗,聽他的命令來咬我們,他發瘋,難道我們也要跟著他一起發瘋嗎?”

  樊有時這才恍然:“所以黃榮你的意思是我們故意向他認輸,好在他們之間制造裂痕對嗎?”

  黃榮點頭:“就是這樣,周銘那個人我們看不透,可沈百世我們卻已經打交道了十多年,對他可是再熟悉不過了,他可不是一個甘于人下的人,現在他輸給了周銘,沒辦法才臣服周銘,可他真的心甘情愿嗎?而且他之前是經過了一連串的失敗才對自己有所懷疑,可如果我們給他信心,告訴他其實他很厲害呢?”

  “而且現在周銘還并不在濱海!”

  樊有時接過黃榮的話頭說道:“那么他就會重新想當沈家的救世主,以他現在的條件,沈家已經敗落到這樣了,他如果表現出足夠的實力,就是距離沈家大家長最近的時候?!?br/>
  樊有時隨后仔細想了想問道:“這是個好辦法,那么我們接下來該怎么做?”

  “很簡單,示弱,做出一副我們招架不住的樣子,然后去找他認輸?!秉S榮告訴他。

  黃榮的答案十分簡單明了,沒有給出任何步驟,但樊有時卻很明白自己該怎么做了。

  于是就在黃榮和樊有時達成協議以后的第二天,黃家和樊家的救市資金全部入場,拯救東方勝利集團和天榮公司,在這大筆資金的影響下,兩家公司的股價出現了小幅度的回升。

  當然他們這么做并不是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而是他們都明白沈百世是個聰明人,太直接的演技根本騙不了他,必須要繞這么大一個彎子,表示他們已經盡全力了;隨后再激化工地上的矛盾,曝出更多利空消息。

  再來下面一些企業開始私底下接觸沈家企業,希望能通過合作來挽回公司的局面。

  這就是聰明人之間的默契,不會死拼蠻干,總會選擇方式方法,一點就透,就算一時可能想不明白,但只要得到了提示,就很快能明白了。

  一條條消息很快傳回到了沈家,讓沈家從上到下都非常高興,他們都覺得沈百世還是那個沈百世,除了在周銘這邊吃過虧,在其他方面仍然還是非常厲害的。甚至有人多人都私底下找到沈百世和沈善長,表示只要有沈百世在,沈家仍然還是濱海的四大豪門。

  這種消息傳到了沈文達耳朵里,讓他這個名義上的沈家大家長十分慌張,因為現在沈百世在沈家可以說是眾望所歸的。

  沈文達同時也暗地里不知道多少次的埋怨黃家和樊家,好歹都是濱海四大豪門,怎么這么中看不中用啊,給沈百世這么簡單就給干倒了,太沒用了。

  除此之外沈文達還親自找到了沈百世,當著他的面直接說道:“沈百世你要記住我們現在不過都是幫著周銘先生在做事,你最好不要有太多其他的想法!”

  聽著沈文達這番話,沈百世還沒什么表示,沈善長和其他人都先站起來了,紛紛反駁道:“什么叫給周銘做事?大伯你愿意當那個周銘的奴隸沒人攔著你,但我們并不愿意?!?br/>
  “你也不好好看看現在沈家是如何運轉的,都是沈百世一個人在做事,那個周銘在哪呢?他根本不管我們沈家,就只是拿我們沈家當炮灰的,就這樣一個人,我們憑什么幫他做事,我們沈家憑什么不能是過去的沈家?”

  “現在東方勝利集團和天榮公司的股票低迷,黃家樊家都是一團亂麻,這難道都是那個周銘能做到的嗎?只有沈百世能做到,那憑什么我們還要聽那個家伙的話?這不成了笑話嗎?”

  沈文達就這么被沈家這些人給轟出來了,在趕走了沈文達以后,沈善長這些人再一次勸起沈百世來了。

  “阿爹,只要有您在,沈家依然還是過去的沈家,現在連黃家和樊家都給我們讓路了,我們沒必要再聽那個周銘的話了,而且現在這都已經一個禮拜的時間了,那個周銘還沒有回來,這表示他根本就沒把我們當回事,我們就應該做自己的事,讓他見鬼去吧!”

  其他人也紛紛附和沈善長表示是這樣的,原本沈家就是在沈百世的手上崛起的,現在哪怕敗落,但只要有沈百世,連黃家樊家都不是對手,那么接下來要做的不過就是重走一遍沈家的崛起之路罷了。

  面對這些人左一句右一句的話,沈百世仔細考慮了好半天才說:“你們總說沈家崛起擺脫周銘,那么我很好奇,什么叫做沈家崛起,我們怎么才算是擺脫了周銘呢?你們可知道周銘現在并不在濱海,也從沒給我們下達任何命令,更沒人知道他什么時候回來?!?br/>
  聽著沈百世的話,沈善長這些人心里立即豁然開朗:對呀!反正周銘先生又不在濱海,那他們做的任何事都是出自本意了。

  “那阿爹您的意思,我們可以停止現在這種跟黃家樊家較量的自殺行徑啦?”沈善長問。

  沈百世搖搖頭:“既然黃家和樊家已經給我們讓開了路,我們為什么要停止呢?”

  于是在沈百世的決定下,沈家從第二天開始,任何事情都更變本加厲起來,不僅股市上打壓的更狠,工地上那些工頭的條件也越發苛刻了。

  “我受不了了!”

  樊有時怒氣沖沖的推開了黃榮書房的門,他指著黃榮說:“都是你出的破主意,你好好看看現在的樣子,沈百世那個家伙越來越過分了,我今天早上居然在偷偷收購我的企業,我有一個跟電力局合作的項目都受到了影響!你知道我可能的損失是多少嗎?足有幾千萬!”

  “我和你難道不是一樣的嗎?”

  黃榮十分淡定的說:“原本我重點打造的天榮公司損失慘重,現在工地一直拖在這里,天榮公司根本就撐不下去了?!?br/>
  黃榮說到最后卻突然話鋒一轉:“但這不正是我們想要的嗎?有時你好好想想,如果不是沈百世那個家伙打算重新讓沈家獨立出來,怎么可能會這么著急呢?”

  樊有時這才平靜了下來:“所以你是說目前局面正在朝著我們有利的方向走嗎?”

  黃榮點頭表示就是這樣,樊有時則說了一句“但愿如此”。

  不知是樊有時的話提醒了黃榮,還是他原本就這么打算的,聽樊有時這么說以后,他連忙說道:“我覺得我們得找個機會約沈百世出來吃個飯,我們面對面的好好聊一聊,那樣就什么都明白了?!?br/>
  樊有時也有這樣的想法,于是他們一拍即合,然后通過第三方傳達給了沈百世。

  消息傳到沈百世這邊,沈善長這些人高興的都要上天,都很想開瓶香檳慶祝一下了,他們都非常清楚這意味著黃家和樊家正式向沈家認輸啦!

  這個偌大的濱海,誰能在商界翻手為云覆手為雨,沈百世!

  這個偌大的濱海,底蘊雄厚的黃家樊家,誰能逐鹿,沈百世!

  這個偌大的濱海,誰天上地下唯我獨尊,沈百世!

  被他們這么夸贊著,沈百世卻并沒有飄飄然,他反而還很冷靜:“你們是不是覺得我應該答應他們去赴約呢?”

  沈百世的反問讓所有人猝不及防,因為這在他們看來都是肯定的,但現在沈百世這么說出來,就代表他很有可能并不是這么想的。

  “所以阿爹您并不打算去赴約對嗎?”沈善長試探著詢問。

  沈百世毫不猶豫的回答:“那當然,你們也好好想想,我們辛辛苦苦做了這么多,就是為了他們一句不痛不癢的認輸嗎?我們只有做的更多,更狠的打痛他們才行!而且現在的事情既然是我們說的開始,那什么時候結束,當然也得是我們說了算!”

  所有人都為沈百世歡呼出聲,覺得沈百世就是最厲害的,這才是王霸之氣??!

  于是就在第二天,各種黃家和樊家公司的黑料就被送到了東海電視臺,這些黑料內容之大之廣,饒是總編劉仁浦再怎么支持周銘支持沈百世,他也不敢再擅自做主了。

  劉仁浦當即撥通了沈百世的電話,電話接通,他劈頭蓋臉就是一句:“沈百世你瘋了嗎?”

  沈百世則早料到了他的反應,不急不慢的說:“劉總編,我只是舉報人,你是總編,這些東西什么能報什么不能,都是你說了算的。不過劉總編身為電視臺總編,我想是能做好輿論監督的對嗎?”

  劉仁浦心里暗罵一句老狐貍,其實他在打這個電話前就猜到會是這樣的結果了,但他還是不得不打這個電話。

  掛斷了電話以后,劉仁浦斟酌再三,最終還是決定挑出其中一些不那么重要的消息先曝光出來,把剩下的東西通過其他人轉告黃榮和樊有時。

  做完了這些事,劉仁浦疲憊的癱在了椅子上,他按揉著自己的太陽穴喃喃說道:“沈百世這個家伙究竟是要做什么,他真的還在給周銘先生做事嗎……”

  突然劉仁浦悚然一驚的坐了起來,他顯然想到了什么……

  8)

  </br>

看過《重生之商界大亨》的書友還喜歡

江西多乐彩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