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什么仙造作啊 > 第151章 九雷離天玄金丹

第151章 九雷離天玄金丹

  話說到安世卿身上。

  她與喬松分開,自山洞出來,就一直在找小駿山的修士陵園。

  她還是高估了自己的方向感。

  期間,她倒是動用了幾次【地形術】,還是完美的與修士陵園錯開了。

  彌漫在小駿山的妖霧,當真很容易讓人迷失。

  安世卿在這路上也遇著了不少幽尸。

  她每碰到一只幽尸,就往幽尸身上甩一道定身符,把遇到的幽尸變得跟一動不動的木樁子一樣。

  與同盟會約定的時間有限,她沒那么多時間浪費在與幽尸纏斗這件事上。

  這些不知從哪兒潛入小駿山的幽尸源源不斷似的,怎么也殺不完。

  安世卿身上帶了幾百張定身符,都快把定身符用光了,前面還有不少幽尸的樣子。

  不知不覺,最后一張定身符也被她甩出去了。

  她回手再掏,連半張定身符都掏不出來了。

  一只幽尸朝她攻了過來。

  安世卿抬手迅速在空中畫了一個符。

  她指尖劃掠之處,皆有靈光閃現。

  而她指尖的靈光也只是曇花一現,一閃即逝。

  她如今這個狀態,身上半點兒靈力也沒有,而小駿山妖霧與迷瘴彌漫,能借用的靈氣也是極少的。

  只有到了修士陵園,她方才能大展身手。

  前提是,她能在十二個時辰之內找到那里。

  她已經在路上浪費了將近三個時辰。

  面前十來只幽尸,眼下是敵眾我寡的局面,安世卿若戀戰的話,浪費掉的時間只會更多。

  她腳下一頓,再次發動【地形術】,在那十來只兇惡的幽尸面前,華麗麗的遁了。

  她不遁還好,這一遁,竟掉進了幽尸窩里。

  周圍的幽尸,竟是方才的兩倍之多。

  要不要這么衰!

  安世卿正哀怨時,一道劍光繞場一周,將周圍半數幽尸斬殺。

  此道劍光帶著猶豫,明顯是保留了實力。

  大概是安世卿的突然出現,驚動了用劍的那人。

  “好快的劍?!?br/>
  這是個高手。

  然而安世卿所認識的高手里面,沒有哪個高手的劍法凜冽之中還透著這么柔順的劍意。

  即便是寒湘凌氏的那個性子溫柔似水的凌宗主,其劍法也是剛毅果決、直來直去。

  高手在哪里?

  安世卿抬眼尋找,在濃滾滾的霧氣之中看到一團光亮。

  劍光再次閃現,剩下的幽尸也身首異處倒地不起。

  劍光隱去,一人現身。

  那人提著燈籠,燈籠中散發著明晃晃的光亮。

  安世卿方才看到的那天光亮,便是這燈籠。

  這不是一般的燈籠。

  燈籠里發出的光,也不是燭光。

  “燈靈。這是個好東西?!?br/>
  那這燈籠也不是簡單的燈籠了。

  燈籠的外罩是禁錮燈靈的籠子。

  籠子上似乎是加持了某種結界,以防這小駿山的迷瘴侵入到燈籠之中影響了燈靈。

  透過那層罩子,隱約還能看到燈靈在里面撲閃著翅膀。

  燈靈屬于精靈一類的生物,在一般情況下很難見到。

  安世卿以前也是在典籍上看過有關燈靈的記載。

  “郡主安好?!碧釤綮`的人說。

  對方竟認得她。

  安世卿方才的注意力都在燈靈上。

  聽到那人說話,她才將目光放到他臉上。

  臉?

  他臉怎么了?

  那人帶著一張極素的面具。

  面具極為普通,既沒有任何表情,上面也沒有任何點綴和修飾。

  用這樣一張簡單的面具偽裝自己的人,八成是不想讓周圍人太在意他那張面具底下的臉孔。

  他要么是極丑,要么就是極俊。

  安世卿對面具沒有狂熱的愛好,卻是個面具收藏者。她的乾坤囊里,有很多面具,隨便拿出來一個,都比他臉上的這一張有趣。

  安世卿抬手朝提燈人揮了一下,算是打過招呼。

  接著,她便直奔主題:“道友,請問修士陵園怎么走?”

  “郡主請隨我來?!?br/>
  這提燈人似乎也是要往修士陵園去的。

  正要走時,他見安世卿穿得單薄,便解下身上的披風,為安世卿披上。

  對于他這些舉動,安世卿有些驚訝。

  她很快意識過來,他將披風讓她,八成出于長輩對晚輩的關懷。

  披風上的味道很好聞。

  大約不是他身上的味道,是某種熏香的味道。

  他方才靠過來的時候,安世卿發覺他身上的氣味很淡,就跟泉水一樣。

  安世卿注意到披風上的繡樣。

  “這披風上的紋飾,看上去像是江氏的繡藝?!?br/>
  “…拙荊的確是江氏女?!碧釤羧苏f。

  言下之意,這件披風,是他老婆繡的。

  安世卿本抗拒一切跟江氏有關的東西。

  奇妙的是,她對身上的這件披風,并不排斥。

  她攏了攏披風,說:“這件披風,非一日之功所能成。從繡樣與繡藝看,令正一定在上面傾注了不少耐心。她一定很愛你?!?br/>
  提燈人似乎是不知如何接她的話,沉默了許久。

  安世卿哼起了曲兒:“她一定很愛你,噠噠噠噠噠噠~”

  不大記得詞兒,但是調兒在那里。

  安世卿跟著提燈人往前走了一段,漸漸發現周圍的妖霧與迷瘴之氣不是那么濃郁了。

  越往前走,空氣越好。

  看樣子,修士陵園快要到了。

  修士陵園是小駿山靈氣最濃郁之地,周圍自有結界保護。

  到目前為止,整個小駿山,也就只有這一片地方沒有受到妖霧與迷瘴的影響。

  不過長此以往下去,這里遲早也會受到侵蝕與污染。

  正因為修士陵園暫時還沒有受到外界的影響,成了最佳的安全之所。

  很多弟子都躲在這里。

  安世卿與提燈人的出現,讓他們受驚不小。

  還以為幽尸來了呢。

  “郡主!”

  有幾個清臺的弟子躲在這里。

  獸山的野原也在其中。

  “其他人都還好吧!”

  他們以為跟安世卿一起來的也是哪個宗門的可憐弟子,便沒有將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安世卿對他們說:“其他人都在神廟。你們必須也去那里?!?br/>
  野原說:“我們這邊有幾個弟子的情況不太好。這時候大家要離開這里,也會變得跟這幾個弟子一樣了!”

  安世卿給他丟了一瓶丹藥,“將這個藥分給在場的所有人吃了。這個藥可以暫時幫你們抵御迷瘴。吃完之后,你們立馬去和神廟的人匯合?!?br/>
  “我們為何要離開這里???”有人表示強烈的不愿意,說的話還帶著煽動性?!耙坏┏鋈?,兇多吉少!小駿山外面肯定有人在想辦法幫我們脫困了!我們只要在這里等一等!”

  安世卿告訴大家一個無情的事實:“現在整個小駿山都被結界封住了,外面的人進不來,里面的人也出不去。想活下去的人呢,就趕緊往神廟去。不怕死的呢,就留下來等死吧?!?br/>
  安世卿找了個地兒坐下來,雙手抱元歸一,顯然是已經入定了。

  野原將丹藥分給愿意給他一起離開的弟子,然后將剩下的藥放在地上。

  在離開之前,野原問安世卿:“郡主,你不走嗎?”

  安世卿合著雙目,沒有回應。

  提燈人說:“她現在什么也聽不到,也不能分心,你們快走。這燈靈給你們,里面的小家伙會指引你們去神廟。若路上遇到幽尸,不要戀戰,想辦法盡快脫身便好。記住,在第九道天雷落下之前,一定要趕到神廟?!?br/>
  野原多心問了一句:“如果沒有趕到呢?”

  “那小駿山便會是你們的葬身之地?!碧釤羧苏f,“你們不希望明面的今日,你們的父母來這里祭拜你們吧?!?br/>
  聽了提燈人的幾番話,又有一些弟子吃了藥,愿意跟野原他們一起去神廟。

  野原猶豫了一下,提著燈靈,看向提燈人:“前輩,那你呢?”

  提燈人看著靜坐的安世卿:“我要在這里為她護法?!?br/>
  野原突然也不想走了,“那我也…”

  提燈人打斷他:“我一人足矣?!?br/>
  “前輩!”

  提燈人看向野原,輕聲催促:“快走吧?!?br/>
  他再回過頭來時,卻發現安世卿張著眼睛幽幽的看著他。

  提燈人負在身后的那只手緊了一下。

  他顯然是沒料到安世卿還沒有入定。

  安世卿就這么幽幽的盯著他看了半晌。

  方才他與野原的對話,她都聽到了。

  這人不僅知道她的身份,似乎對她的某些事還了如指掌。

  從哪兒蹦出來這么一個人?

  半晌后,安世卿若無其事的掏出九張引雷符,甩手將這九道符祭向天空。

  “差點兒忘了?!?br/>
  布置好了引雷符,將佩劍杵在身旁,安世卿這才真正入定。

  野原給那幾個情況不太好的弟子也喂了丹藥,然后聯合慶濤的其他弟子,將他們一并帶出了修士陵園。

  野原這一撥人走后,修士陵園一下子空蕩了不少。

  還是有幾個弟子執意要留在這里。

  提燈人冷冷的轟趕他們:“吃了藥,趕緊走,真想死在這里不成!”

  那些弟子鬼使神差的去抓地上的藥瓶,將剩下的丹藥分吃了,戰戰兢兢的去追前面走的那撥人了。

  此時,修士陵園,就剩安世卿和那提燈人。

  周圍的靈氣受召一般,緩緩聚集到安世卿的兩手之間。

  那些零散的靈光,逐漸旋轉成一團金光,金光又逐漸凝聚成一顆金丹。

  她這是在結丹。

  “體外結丹。好樣的?!?br/>
  金丹成形之后,天空之上傳來一陣陣悶響。

  轟——轟——

  天雷要來了!

  天雷真的來了!

  黑色的云層,電閃霹靂。

  轟!

  巨響過后,一道天雷落下,不偏不倚,擊中了安世卿結的金丹。

  金丹一擊即碎,化作零散的光粒,如浩瀚宇宙中的萬千星辰,熠熠生輝。

  這些生動的光粒又在安世卿的手掌之間重新聚集,慢慢的凝成一顆金丹。

  這顆金丹,看上去要比方才被天雷擊碎的那一顆更為純凈結實。

  知道她還能結丹的人并不多。

  九雷離天玄金丹。

  這便是安世卿的獨門秘技。

 ?。?。:

看過《修什么仙造作啊》的書友還喜歡

江西多乐彩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