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權力巔峰 > 第1805章 顛倒黑白

第1805章 顛倒黑白

  隨著這一聲大喊,這些人帶著滔天的殺氣鎖定了陳宣斌。

  此時此刻,柳擎宇剛剛走到這里,看到這種情況,他當時就是一愣。

  到底是怎么回事柳擎宇還沒有搞清楚。

  這時,那名白凈的男人大聲喊道:“你們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要這么做?我是記者,我是記者!你們不能這么做……”

  說話之間,陳宣斌已經從椅子上跳了下來,轉身向著柳擎宇的方向跑了過來,一邊跑一邊大聲喊著:“我是記者……我是記者……”

  身后,為首的那個人嘿嘿冷笑著:“砍得就是你這個不知死活的傻*記者!快點,砍死他!”

  說話之間,眾人已經沖到了柳擎宇的近前。

  這時,柳擎宇基本上已經聽出了怎么回事了,看來,那個白凈男人是一名記者,可能出于某些原因舉報了某些人,而被舉報人惱羞成怒要砍死這名叫陳宣斌的記者。

  柳擎宇的臉色Y沉了下來。他的目光在酒店內那些保安的身上掃視著,他發現,那些保安就那么穩穩地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似乎根本就沒有看到那些砍人的人一般。

  這些保安到底是怎么回事?這個酒店能夠這么火爆,這些保安肯定是非常出色的才對???否則如何保證這個酒店的安全?

  但是現在,酒店內出現這么大的事情,這些保安竟然不出面阻止?反而站在那里看熱鬧?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邊想著,柳擎宇一邊向前邁了一步,正好擋在那些砍人之人之前,冷冷的說道:“各位,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的說???干嘛要動刀刀槍的呢?多危險???”

  “草,你是誰???趕快給我滾開,否則老子連你一起砍!”為首之人用刀尖點指著柳擎宇怒聲喝道。

  柳擎宇的眉毛挑了挑:“那我要是不離開呢?”

  “兄弟們,砍了他!”

  說著,此人揮舞著手中的砍刀向著柳擎宇的腦袋便砍了過來,似乎根本就沒有擔心萬一要是把人砍死了會有什么后果一般。

  柳擎宇看得心中有些發寒。

  這些人簡直就是亡命之徒??!居然視人命為草芥,這得多么囂張的風格、多么強硬的后臺才敢這么做???

  想到此處,柳擎宇身體向左一閃,同時一腳狠狠踢出,直接將此人踹倒在地,隨后又是一腳踢出,踢在一個攻過來的人手腕上,砍刀被對方的力道帶著飛上了天空。

  柳擎宇伸手接住落下砍刀的同時,又是一腳將另外一個人踢飛。

  接住砍刀之后,柳擎宇只是幾個照面,便把這些人全都放倒在地上,整個大廳內頓時一片寂靜。所有人全都充滿震驚的望著 眼前這一幕!

  誰也沒有想到,剛才還那么囂張跋扈的這些人竟然在短短不到2分鐘的時間內被眼前這個看起來文質彬彬的男人給輕松收拾了。

  那些距離柳擎宇之前吃飯座位比較近的人更是大吃一驚,他們已經從之前柳擎宇與孫清成、鄭國偉等人發生的矛盾沖突中聽到了柳擎宇的真實身份,他們沒有想到,這位新來的副檢察長不僅作風強硬,這伸手也是相當厲害。

  此刻,陳宣斌并沒有走遠。當他從柳擎宇身邊跑過想要逃跑的時候,便注意到柳擎宇攔住了那些人,所以,他跑到門口的時候,并沒有立刻跑出去,而是看著身后的情況。身為一名充滿了正義感的記者,他可不希望柳擎宇出事。

  當他看到柳擎宇竟然輕松打敗那些人的時候,他驚得眼珠子都瞪了出來。

  這家伙簡直太強悍了,一個人竟然干倒了那么多人!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武林高手嗎?

  柳擎宇看著滿地的傷員,眼神中閃過兩道寒芒,邁步走到其中為首那人的身邊,用腳輕輕踩在此人的一根手指上,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這位朋友,是誰派你們過來砍人的???”

  “呸,你算是什么東西?也敢探老子的口風!”那個砍人的滿頭黃毛的家伙倒是很硬氣,雖然被柳擎宇踩住了手指,卻依然沒有屈服的意思。

  柳擎宇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腳下卻已經用上了力,這家伙就感覺到一種鉆心的疼痛從手指上傳來,頓時嚎叫起來。

  柳擎宇依然是那副笑容可掬的樣子:“現在你可不可以告訴我到底是誰派你們來的???”

  “沒有人派我們過來!”黃毛依然不肯屈服。

  “咔嚓!”一聲清脆的響聲響起,一根手指斷了!

  黃毛疼的尖叫聲猶如殺豬一般在整個酒店內響起!

  這時,那些保安們見狀,沒有絲毫猶豫,已經飛快的沖了過來,手指揮舞著警G說道:“喂,你,立刻放開他們,不許在我們酒店內撒野!”

  柳擎宇冷冷的掃了一眼那些保安,根本沒有把他們放在眼中,他的腳已經換到了黃毛另外一根手指上,腳下微微一用力,俯下身子低聲說道:“你要是不說的話,我會一根根的把你的手指踩斷,再不說的話就會把你的手指踩碎,以后你就什么東西都拿不起來了。真的,我不是和你在開玩笑!”

  一邊說著,柳擎宇的腳一邊微微用力,身體抬起來的時候,森冷的目光注視著那些跑過來漸漸湊過來的保安,眼神漸漸變得冷厲了起來。

  柳擎宇剛才所說的話聲音并不大,只有他和那個黃毛能夠聽得清楚。

  黃毛聽完之后,當時眼神中充滿了畏懼之色。

  他是流氓,他的地痞,他是混混,他喜歡欺壓良善。

  但是,他怕死!更怕狠人!比他還很的人!

  眼前這個男人竟然能夠一人打倒他們所有人,這絕對是一個猛人。

  他剛才的那番話證明這是一個狠人,比他還要狠的人。

  不過這時,黃毛看到保安們過來了,心中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心中的底氣又足了起來。他相信,這些保安不會讓這個狠人得逞的。

  果然,七八名保安跑過來之后,立刻把柳擎宇圍在當中,還有幾名保安正在向著這邊跑過來。

  為首一名身材壯碩、脖子上有道傷疤的保安用警G一指柳擎宇:“你,要么留下吃飯,要么走人,這里,不是你隨便撒野鬧事的地方?!?br/>
  柳擎宇冷冷的說道:“剛才他們這些人砍人的時候你們在干什么?難道你們的眼睛是瞎子嗎?難道你們沒有看到有顧客在你們的酒店內差點被砍死嗎?現在看到這些砍人的人被我打倒了,你們卻出來了,怎么著?難道你們是一伙的不成?難道你們天福大酒店就是這樣對待你們的顧客的嗎?難道你們天福大酒店就是這樣與黑惡勢力沆瀣一氣、蛇鼠一窩的嗎?”

  扣帽子誰不會?玩起辯論、較量起口才來,不管何時何地,柳擎宇從來不會認輸的。

  對于聰明人,柳擎宇會采用聰明的方式,對于魯莽的人,柳擎宇也會采取比較魯莽的方式。

  那些保安聽柳擎宇這樣說,立刻臉上變色,刀疤保安怒聲說道:“你胡說八道,我們那個時候還沒有放映過來呢?”

  “沒有反應過來?這不太對勁吧?從他們沖進酒店大門的時候到他們找到那位叫陳宣斌的記者,這期間至少有三十秒的時間,我不信那么長時間你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算是你們是大象、反S弧很長也應該反應過來了吧?更何況從他們找到人到沖過去,這期間又是二十多秒的時間,難道你們還沒有反應過來嗎?

  但是,我卻發現,從你們看到我踩住這個黃毛的手指頭到你們過來,這之間好像也就是十來秒的時間吧?為什么同樣的事情你們之間的反應時間卻相差這么多呢?”

  柳擎宇說話的時候聲音很大,再加上他底氣十足,聲音洪亮,整個現場大廳里的人幾乎都可以聽得到。

  不得不說,柳擎宇這一手做得相當漂亮。

  隨著他話音落下,現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看了過來,人們也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那幾名保安臉色全都變了。他們都看出來了,面前的這個男人似乎根本就不怕把事情鬧大。

  刀疤保安的臉色變化了幾下,臉色Y沉著說道:“你也不用在這里胡說八道,不管怎樣,我們這里是營業場所,或許我們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但是你現在在這里肆意毆打他人,你難道不知道你這種行為已經犯法了嗎?”

  “犯法?到底什么是犯法我當然清楚,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自始至終都在正當防衛!不信的話,你可以調取一下監控錄像看一下!”

  “把他先拉到外面去?!钡栋瘫0泊舐曊f道。

  隨后,那些保安們立刻沖了上來,想要把柳擎宇給拉走。

  這時,朱運興突然站了出來,首先從口袋中拿出了自己的律師證在這些保安們的面前晃了一下,冷冷的說道:“我是國盛律師師事務所的律師,我建議你們不要輕舉妄動,你們可以等警方過來在解決問題,否則如果你們輕舉妄動的話,我可以視你們這種行為為主動攻擊,到那個時候,如果我的朋友采取了什么反擊措施的話,從法律上來講,這屬于正當防衛,如果你們的結果和他們這些 人一樣的話,后果由你們自己承擔!”

  朱運興一出手,保安們立刻傻眼了!

  柳擎宇也有些呆住了!

  什么叫顛倒黑白!這就是!什么是牛*律師?這就是!

看過《權力巔峰》的書友還喜歡

江西多乐彩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