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伏天氏 > 第八百八十五章 幻想

第八百八十五章 幻想

  荒州,至圣道宮,一行浩蕩身影出現在道宮上空之地。

  此時,道宮中,無數弟子身形騰空而起,像是在迎接般。

  顯然道宮已經得到了消息,葉伏天他們,從夏州歸來。

  自冰雪圣殿、皇族、煉金城勢力、諸葛世家等荒州諸多頂尖勢力遷入道宮之后,至圣道宮的修行者數量和以前早已不可同日而語,更何況上次道宮外一戰后,荒州又陸續有人加入道宮。

  因此從上空一眼望去,道宮之上,盡皆是修行之人,像是迎接英雄的凱旋。

  葉伏天他們雖然有一場勝利,但不滅大周圣朝,便算不上凱旋。

  然而,荒州終于誕生了圣境人物,多少年來,道宮乃至整個荒州一直所期待的,終于變成了現實。

  戰圣宮宮主斗戰賢君,如今踏入圣境。

  荒州,不僅僅誕生了第一位圣境強者,還擁有了兩大圣境人物,如今真正是名副其實的圣地。

  “參加宮主?!币坏赖缆曇魝鞒?,浩蕩身影陸續躬身拜見,如今道宮之人對于葉伏天而言,是發自內心的敬佩。

  這位從王侯境界便登上道宮宮主之位的青年,他先是為道宮帶來了一位圣境的圣長老以及守墓村、棋圣山莊的許多強者,后發起對大周圣朝的圣戰不敗,又親自帶斗戰宮主前往九州書院,造就荒州真正意義上的第一位圣人問世,一手締造了今日的至圣道宮。

  雖然圣戰的壓力還在,但道宮諸人,卻充滿了信心,他們一定能夠打贏這場圣戰。

  葉伏天笑著點頭,隨后無數道目光望向葉伏天身旁的斗戰賢君,那偉岸的身影,如今,踏足圣境。

  “以后,老師不僅僅擔任戰圣宮宮主,同時兼任道宮圣長老?!比~伏天宣布道,圣長老只是一個名譽,因他這宮主并非是圣人,所以荒州出現圣境人物,封圣長老之名是比較合適的。

  “參加圣長老?!敝潦サ缹m無數人欠身拜見,這是圣,哪怕斗戰不是圣長老,他們也要拜見圣人。

  斗戰賢君站在虛空之上,目光望向下方一道道身影,心中感慨萬千,若是老宮主和柳禪看到道宮的今天,應該也會高興吧。

  他知道,他入圣意義非凡,對于荒州而言,是一種激勵。

  多少年來,荒州只出了他一位圣境存在。

  “我以后依舊會在戰圣宮修行,道宮到賢君境界之人,若有修行上的疑問,或想要感受圣人的力量,皆可以來戰圣宮找我?!倍窇鹳t君開口說道,頓時許多人眼眸露出一抹亮光。

  對于賢者境的強者而言,圣,是他們的終極夢想。

  村長雖然也是圣境人物,但是葉伏天帶來的,他們并不熟悉,不敢輕易打攪,但斗戰不一樣,他一直以來便是道宮戰圣宮宮主,以后,道宮真正優秀的人物,也有圣人指教了。

  “那以后你可不要嫌我們煩了?!迸赃叺挠闰堪腴_玩笑的道,說實在的,他實則有些嫉妒斗戰。

  圣境啊,誰不想入圣?

  那是他夢寐以求的境界,以后,少不了真的要去向斗戰請教了,哪怕拉不下臉也要去。

  葉伏天身旁許多人都笑了,尤其是劍魔等人,他們和斗戰更熟,但斗戰一朝入圣,他們也只有求教的份了,想著都有些怪怪的。

  “你們還讓不讓我這宮主回宮的?!比~伏天看到前方擋住他們的身影笑著道。

  那些人一愣,隨后這才讓開,尷尬笑道:“宮主請?!?br/>
  “老師入圣的消息,宣告荒州?!比~伏天聲音滾滾,傳遍至圣道宮,隨后他邁步朝著圣賢宮方向走去。

  “是?!庇腥藨?,看來,宮主這是非常高興,要讓整個荒州都知道。

  荒州,怕是要震一震了。

  正如他們所預料的那樣,斗戰入圣的消息的確在荒州引發了極強烈的震動,驚呆了無數修行之人。

  那些之前沒有和至圣道宮并肩而戰的頂尖勢力隱隱有些后悔,他們感覺自己可能錯過了什么,如今雖然依舊可以加入至圣道宮,但和之前參加過圣戰的人,受的重視程度,恐怕便不一樣了。

  葉伏天回圣賢宮后先是看望了老師、師娘以及柳沉魚、清璇他們,告知他們解語、無塵以及余生的消息。

  余生他沒有跟隨夏青鳶去試煉,但他去了金剛界。

  夏圣的壽宴上,九州圣賢榜圣榜排名前十的金剛界主邀請余生去金剛界修行一段時日,這種善意的示好葉伏天自然不會拒絕,他便讓余生去金剛界修行。

  金剛界擅長佛門力量,至剛至陽,和余生修行的力量可以說相似、也可以說對立,但葉伏天認為,余生可以試試兩種力量兼修,能否對自己的修行更有幫助,再加上有金剛界主的擔保,他才同意。

  九州排名在前十的人物,還不至于為了對付一位后輩使用這樣的手段,甚至還是在夏圣宴席上當著其他圣人的面,所以葉伏天很放心。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至圣道宮戰圣宮一直格外的熱鬧,每天都有許多人前往戰圣宮求教。

  而且,伴隨著消息傳開,荒州陸續有修為頗為強大的人愿意入至圣道宮修行。

  這座荒州的圣地,充滿了勃勃生機。

  葉伏天將諸多瑣事扔給其他人打理,他自己倒是樂得清閑,安靜的修行。

  當然,偶爾也少不了龍靈兒那丫頭的騷擾。

  雖說龍靈兒也已經過了二十,到了最美好的年齡,但在葉伏天面前依舊一點不懂得矜持,和小時候一個模樣。

  不過,卻也讓葉伏天的生活平添了幾分生機。

  這一次回來,葉伏天身邊最熟悉的那些人,幾乎都走了,偶爾他自己也會有些不習慣。

  在平靜的修行中,時間也在不經意間流逝著。

  轉眼間,便是半年時間過去,至圣道宮也漸漸恢復了往昔的寧靜。

  至圣道宮的一座安靜的古峰之上,葉伏天盤膝而坐,正在閉目修行,周圍天地間籠罩著一股奇妙的規則領域,風拂過,吹動著他的衣衫。

  在葉伏天身旁不遠處,坐著一道身影,感受著葉伏天身上彌漫而出的氣息。

  許多,葉伏天眼眸緩緩睜開,彌漫于身體周圍的氣息消失,他站起身來,感受著吹打在身上的風,走到懸崖邊,思緒似乎被拉向了遠方。

  半年了,不知道解語他們現在去了何處,試煉如何。

  自從入草堂之后,師兄師姐、還有解語等人,總會有人在身邊,尤其是余生,幾乎沒有離開過,如今這么全部一走,他竟偶爾也會感覺到孤單。

  身后,一道身影走來,將外衣披在他肩頭,葉伏天伸出手,便見到那安靜的身影為他將外衣穿好來。

  葉伏天微微低頭看著眼前的女子,她仿佛永遠都是那樣的安靜,安靜到幾乎沒有存在感。

  似乎感受到葉伏天的目光,女子微微抬頭,銀色的眸子依舊透著驚艷的美麗,她將眼眸移開,沒有去看葉伏天的眼睛。

  “樓蘭,你跟著我也有十年了吧?!比~伏天輕聲問道,樓蘭雪還是當初在草堂時候便跟隨著他的,一眨眼,就是十余年時間。

  “嗯?!睒翘m雪輕輕點頭。

  葉伏天有些感慨,問道:“這些天讓你在我身邊修行,是為了讓你一點點的感受規則的氣息是怎樣的,多去感悟,以后自己領悟便也是水到渠成,天后一直希望樓蘭出現一位先賢人物,你會做到的?!?br/>
  他口中的天后自然是指樓蘭雪的母親,樓蘭國的天后。

  “嗯?!睒翘m雪依舊只是點頭。

  葉伏天沒有多言,等到她到了賢者境界,若是除了九州的圣地和頂尖勢力外,也算是一方強者了,心態也會發生變化,到時候應該知道如何選擇自己的人生。

  “宮主?!贝藭r,有聲音傳來,葉伏天回頭望去,便見兩道有些相像的美麗女子走來,只是氣質略有些不同,左邊的女子更青澀些。

  這兩人正是相芷琴和相芷嫣姐妹,炎帝宮的人早已遷入道宮修行,相芷嫣乃是李浮屠的妻子,自然一直在道宮。

  看到兩人的眼神,葉伏天便知道相芷嫣應該是陪她妹妹相芷琴來的。

  “有什么事嗎?”葉伏天問道。

  相芷琴有些回避葉伏天的目光,卻見相芷嫣道:“我二人有些修行上的問題想要請教宮主?!?br/>
  “好?!比~伏天點頭:“過來坐吧?!?br/>
  相芷嫣拉著相芷琴走來,隨后兩人的確提出了一些修行上的疑問,葉伏天一一解答。

  “比之王侯賢者意味著更真切的感受到天地間的一切,心境、意念,感知世間之力,與之契合,誕生規則,只是,要如何才能走出這一步?”相芷琴開口問道。

  “每個人的修行之道都各自不同,心境也不一樣,我認為想要入賢,首先需要認清自我,唯獨如此,才能夠清晰的感悟天地間的力量,并融入自我?!比~伏天道。

  “多謝宮主?!毕嘬魄俚?。

  “無妨,還有其它問題嗎?”葉伏天問道。

  相芷琴搖了搖頭。

  “那么回去之后好好修行?!比~伏天囑咐一聲,相芷琴微微低著頭站起身來,道:“宮主,那我們先告辭了?!?br/>
  “去吧?!比~伏天笑道。

  兩人轉身離開,相芷琴走了幾步,深吸口氣,隨后轉身對著葉伏天微微欠身道:“當年的事情,對不起?!?br/>
  “我已經忘了?!比~伏天笑著說道,今時今日,他都已經是道宮宮主,哪里還會在意當初和相芷琴之間的那些矛盾,年少任性,過去了便讓她隨風而逝吧。

  “嗯?!笨吹饺~伏天的笑容不知為何相芷琴有些難受,轉過身,拉著相芷嫣離開。

  她的美眸微有些濕潤,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年輕付出代價。

  曾經道藏宮四大美人,云水笙、凰、花解語,還有她,如今,花解語已經是葉伏天的妻子自然無需多言,云水笙和凰也都和葉伏天是朋友,且皆已經入賢,天賦出眾,唯獨她,黯淡無光。

  而且,曾經那剛踏入道宮的弱小青年,如今早已經是光芒萬丈,照亮著整個荒州,成為無數人的信仰。

  相芷嫣心中暗暗嘆息一聲,她也聽妹妹說過她和葉伏天間的矛盾,哪怕曾經厭惡和憎恨過,但這樣一個真實的傳奇出現在你的世界,看著他一步步走到今天,又哪里能夠不淪陷其中。

  但哪怕她鼓勵相芷琴勇敢的去追求,乘著花解語不在的機會,但實則她自己也明白,縱然擁有美麗的容顏,但妹妹依舊不會有機會,畢竟在他的身邊,有著太多出眾的女子。

  此時,便有兩人朝著這邊而來,和她們擦肩而過。

  “伏天哥哥?!鄙砗髠鱽睚堨`兒清脆的聲音,隨后便聽到葉伏天的笑道:“靈兒,又來騷擾你哥?!?br/>
  “我這不是怕伏天哥哥你會孤單寂寞才來陪你嗎,你看,我還帶了知秋姐這么一個大美人來,多么善解人意?!饼堨`兒指著牧知秋笑著道。

  “我是想問問一些修行上的問題?!蹦林镉行o語的看了龍靈兒一眼。

  “這丫頭,知秋你別理她?!比~伏天笑著開口,幾人隨意的聊著,聲音隨風飄入遠處相芷琴的耳中,似讓她更傷感了幾分。

  顯然,葉伏天對龍靈兒以及牧知秋和她不一樣。

  葉伏天雖說忘記了當初的事情,但如今也只是將她當做道宮的弟子,那種距離感,如同天塹般橫亙在她面前,也許,她不該有不切實際的幻想吧!

  PS:感謝黑白升盟,很多人說最近水,這幾張的確平淡了些,鋪墊了下后面的故事,無痕盡量加快點節奏,這個月只有28天,還有最后一天了,兄弟們月票不要留著過期了!

看過《伏天氏》的書友還喜歡

江西多乐彩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