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漢鄉 > 第二十五章自暴自棄

第二十五章自暴自棄

  云瑯不明白,滿世界人都知道劉陵是密諜,為什么她還能繼續留在長安三輔干自己的事情?

  這中間不知道有什么不為人知的秘密?

  上一次云瑯把豆腐弄出來,就被長平好好的查問了一番,如果不是云瑯還有點用處,早就被當做淮南國的密諜給砍頭了。

  從曹襄,霍去病,李敢這些人豐富的表情中云瑯大概能猜出來幾分,劉徹可能真的跟自己的堂妹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事情。

  劉陵也似乎知道自己不是很受人歡迎,進了窯洞之后就再也沒有出來。

  山谷里安靜的厲害,兩支大軍糾纏著跑去了別的地方,留下騎都尉不但要幫著他們看守營寨,還要照顧傷兵。

  北大營,細柳營以及勛貴軍伍中的后勤營地就是一個大豬圈,到處都是傷兵們留下的污穢。能走動的傷兵寧愿躺在野地里等死也不愿意留在傷兵營。

  雷被軍伍的傷兵營與北大營傷兵營沒有什么差別,一樣的骯臟,一樣的屠夫模樣的大夫,一樣的污穢遍地。

  可能都是老兵的緣故,他們沒有多少人怨天尤人,也沒有人呼天搶地,自我感覺能活下來的軍卒默默地吃飯,默默地忍耐,等待傷口自然復原。

  自我感覺要死的軍卒,則瞪大了眼睛瞅著帳篷頂部,努力的呼吸著,期望能制造奇跡。

  打架的人都走了,這里霍去病的官職最大,于是,這個愣頭青就下了一道很沒道理的軍令,將兩方的傷兵聚攏在一起,安置在窯洞里。

  無論如何,窯洞里要比帳篷好的太多了。

  對于軍中的大夫,騎都尉自然知曉該怎么辦,四個大夫嚎哭著被剃光了所有毛發,丟進石灰水里浸泡了半個時辰,確定他們身體上不可能再有細菌存活,這才用清水洗干凈,再給他們穿上用開水煮過的麻衣。

  剩下的活計就好辦了,該鋸腿的鋸腿,該剁手的剁手,該挖肉的挖肉,該把傷口縫上的就給縫上。

  云瑯只會這么多,想要更多的法子也沒有。

  “下一個?!痹片樒v的道,已經干了一早上屠夫的活計,這時候他真的已經算是心力交瘁了。

  一個被洗的很干凈的老兵被抬了過來,云瑯低頭一看不由得笑了,這個人他認識,就是昨日里跟他講大道理的那個老兵。

  老兵的看了云瑯一眼道:“別費功夫了,如果司馬好心,就賞老漢一些酒,讓我活活的醉死,這該是最好的死法。

  云瑯瞅著他肋下的那個大洞笑道:“肚子都漏了,還喝什么酒啊,能活著還是好好的活著,你被長矛給捅穿了,不過還好,沒傷到內腹,清理過后,只要沒有炎癥,活下來不難?!?br/>
  老兵皺皺眉頭道:“剛才在外面,聽你說這話已經說了六遍,總騙人可不好?!?br/>
  云瑯指揮大夫用開水煮過的刀子割開他的傷口,開始用柳枝水清洗他的傷口,大夫清洗的很用心,這就讓老兵痛不欲生了,眼看他額頭上黃豆大小的汗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云瑯嘆息一聲,還是取出酒壺往他的嘴里灌了一些酒。

  老兵突兀著眼珠子硬是將酒水一滴不剩的喝了下去,而后大喊一聲,就昏死了過去。

  大夫膽怯的瞅瞅云瑯,云瑯淡淡的道:“繼續?!?br/>
  窯洞里腥臭難聞,云瑯解下包在口鼻上的麻布,嘆息一聲就出了窯洞。

  霍去病跟李敢追著蘇涼大軍的背影繼續去觀摩戰事了,曹襄躺在躺椅上,愣愣的瞅著藍天,已經看了一天。

  劉陵不知道為什么,很喜歡洗澡,從昨日來到騎都尉營地到現在,她已經清洗了不下六次身體,也不知道她的身體到底有多臟。

  一個斷腿的老兵懶洋洋的靠在窯洞墻壁上,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餅子,他的斷腿處已經用烙鐵燙過了,如今傷口上蒙著油布,有一個年紀不大的小兵不斷地用冰涼的溪水給他的傷口處降溫,這基本上沒什么作用,卻能讓老兵舒坦一些。

  大漢軍中的精銳,說白了就是一些上了年紀,作戰經驗豐富,經歷了很多戰事沒有死掉的老鬼。

  大部分都是三十歲以上的老兵,年輕的甲士在軍中很少見。

  老兵見云瑯在看他,就呵呵笑道:“命保住了?!?br/>
  云瑯拱手笑道:“恭喜!”

  “能回家了啊,孫子都三歲了,終于能回去看看?!崩媳谷唤邮茉片樀淖YR。

  “當了一輩子的戰兵,落得這么一個下場,不感到遺憾嗎?”

  “沒,能活著回去就不錯了,老漢是一個粗人,沒有你們這些讀書人的大志向,當初當兵是沒法子的事情,只想著能保全一條老命回家耕田,現在好了,終于安生了?!?br/>
  “不擔心城陽王戰???”

  老兵笑道:“老漢努力作戰了,還為大王丟了一條腿,大王不會怪罪我的?!?br/>
  云瑯點點頭道:“淮南是個好地方啊,水草豐茂,土地肥沃,只要人勤快,沒有活不下去的,我還聽說淮南王是個難得的好大王,輕徭薄賦的,庶民日子過的還算不錯?!?br/>
  老兵皺眉道:“老漢是城陽王所屬,乃是齊人?!?br/>
  “算了吧,一嘴的淮南話瞞得過誰,城陽王有錢,卻沒有你們這樣的捍卒,一個出錢,一個出人,也算是合理?!?br/>
  “說淮南話的也是城陽王屬下,這一點司馬萬萬不能弄錯,剛才是老漢多嘴了?!?br/>
  云瑯鄙夷的瞅瞅老兵道:“心思放正,沒人打算從你們這些不值錢的小兵嘴里掏消息,要掏也是從你們翁主嘴里掏?!?br/>
  “不知道軍司馬想要知道什么,只要您問,本翁主知無不言言無不盡?!?br/>
  不知什么時候,劉陵從窯洞里出來了,就站在云瑯的身后。

  云瑯回頭看看劉陵,又看看那個被小兵攙扶著一瘸一拐離開的老兵,不滿的對劉陵道:“看你把那些人嚇得,就不能讓我們好好的聊聊?”

  劉陵掀掉面紗,露出一張蒼白的面容笑道:“他知道些什么,軍司馬想要知道什么,問我便是?!?br/>
  云瑯上下打量一下劉陵,然后笑道:“你怎么會受傷?還傷的這么重,總用水清洗只會催發傷勢加重,人有病啊,他就該治,強忍著,后果難料?!?br/>
  見劉陵的侍女要發怒,云瑯擺擺手又道:“沒打算幫你加翁主看病,所以你就不要多嘴,該吃晚飯了,翁主應該多吃一些,今天的薺薺菜包子味道不錯?!?br/>
  傷兵滿營,云瑯就固執的認為所有人都應該多吃一些野菜,尤其是薺薺菜跟蒲公英更是不可或缺。

  曹襄已經傻掉了,云瑯端來一盤子包子,往自己的嘴里塞一個,就往曹襄的嘴里也塞一個。

  兩人吃的一樣快,因此,一盤子包子很快就沒有了,云瑯抽抽鼻子,起身又裝了一盤子熱包子,重復剛才的動作。

  “我可能真的不適合戰場?!辈芟迦∠伦焐系陌?,認真的對云瑯道。

  “我記得你曾經雄心萬丈,要馬踏燕然,建功立業?!?br/>
  “那時候比較傻,現在看清楚了,人活著不一定非要為別人活,我想為自己好好活一次?!?br/>
  云瑯翻了一個白眼,悠悠的道:“你是我見過的所有人中,唯一一個能把貪生怕死說的如此清新脫俗的人?!?br/>
  曹襄咬了一口包子道:“不這么說怎么辦?直接說自己貪生怕死,我擔心你們會看不起我?!?br/>
  云瑯拍拍額頭道:“我們從來就沒有看得起你過,難道你自己心里沒數?”

  曹襄長出了一口氣道:“這我就放心了?!?

看過《漢鄉》的書友還喜歡

江西多乐彩开奖查询